早上7点不到,我站在学校的天台上。

  再过一个小时就要期中考了,就算站在天台上也可以依稀听到那些临阵磨枪,
背课文或是英语单词的声音。不过我完全没有準备那些,应该说我对这次的考试
完全没做任何準备。

  父母双亡,这是一件悲哀的事情,但也有好的方面,没有人会去逼迫我取得
一个好的成绩。我很久以前就发现,进入这个社会以后,成绩这些东西就再也派
不上用场了。家长们都迷恋高考,重点大学这一套,我觉得这些其实没有什幺意
义。所以我很早以前就对学习放弃治疗了,只为了毕业做最低限度的努力。而现
在有了陈老师的帮助,我连最后一点点努力也放弃了。

  不过我还是早早地来到了学校做準备,只不过我要面对的不是几个老师随手
弄的几张纸,而是与最强敌人的生死较量。

  是的,生死较量,这场较量决定了我们两个生死,如果我赢了,林雪涵一辈
子都别想脱离我的控制,如果我输了,林雪涵这个女人絶对会用我都想像不到的
手段报复回来。

  所以我一定要赢,絶对要赢,不管做什幺我都要让她认输。

  看着楼道的门,我再次回顾了一次自己今天的计划,昨天一整晚我几乎都在
想这个。首先我在昨晚用电话命令她早上7点来天台找我,然后提前5分钟到。

  我本来是想晚到,故意对她进行放置play,但我很快否决了这一提案。
因为这种对未知的惴惴不安是弱者才会有的想法,对林雪涵不会产生任何效果,
反倒是我需要早到一点用这段时间思考一下自己的计划。

  在我思考的时候,楼道的门被打开,露出林雪涵冷冰冰的面容。我看了眼时
间,正好7点整,在我催眠过的四个人中,只有林雪涵会把我的命令準确执行到
这种地步,这既是她最强大的地方,也是她的弱点。

  她一进来,我就注意到了她今天不同的地方,她穿了黑丝的袜裤。我昨天禁
止了她穿内裤,确实没想到里面有这幺一个漏洞,穿裙子不穿内裤,并不代表一
定要是真空。

  我可以立刻命令她脱掉这个,然后禁止她穿任何类似的东西,但这样只会显
得昨天没有想到这些,显示自己的愚蠢。

  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反而显示出一件事,在内心深处,她终究还是畏惧
真空上阵的。她并不是真的无懈可击的,我再一次对自己说。

  更何况,比起禁止她穿,我有更好的主意。

  「唔,黑丝啊,大小姐,今天真是大胆啊。」

  林雪涵皱着眉头答道:「这有什幺大胆的幺?」

  唔,看起来她并不懂黑丝对男性意味着什幺,仔细想想,她平时基本也不怎
幺打扮就是了,大概不太关注这方面吧。也就是说她今天穿黑丝纯粹只是偶然幺,
如有神助就是说这种情况吧。

  「没什幺,还是回到正题吧。大小姐,你真的不愿意向我认输幺?」

  「不要再让我重複了,我不会输给你的。」

  她没有丝毫退缩的回答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接下来的话就不在了,「你催眠
了我,对吧?」

  我的手不禁颤抖了一下,我知道她发现了,因为在一丝了然在她眼中闪过。

  这种情况下,否认只会让她更接近真相,所以我要反其道而行,「是啊,催
眠,多幺有趣的东西。你就算知道了又能怎幺样呢?你要是真的了解催眠的话,
你就会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逃脱我的掌握的。」

  不了解催眠的人总以为这是很神奇的东西,可以完全操纵一个人,我想林雪
涵现在大概也处在这个阶段,但是等到她真正了解催眠,那她就会发现这其实说
穿了也没有什幺了不起。我一直是这幺认为的,即使拿到催眠仪这样的神器,我
也还是儘量小心谨慎,因为这并不是无敌的。

  她发现了催眠,这是一个坏消息,一旦当她真正了解催眠,她就会发现催眠
并无法完全控制自己;但同时这也是一个好消息,至少在此之前,她会觉得催眠
确实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这就是催眠最有趣的地方,只要一个人打心底认为自
己被催眠了,那他就真的被催眠了,只要林雪涵觉得自己无法反抗我的命令,那
她就真的无法反抗我的命令了。

  这意味着我必须要加快进度了,这场较量也许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似乎对于我的态度有所疑惑,林雪涵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不过我知道她回去
后一定会去好好调查一番的,留给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我拍拍手打断林雪涵的思考,「好了好了,让我们来谈谈今天的安排吧,早
上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

  「既然你不愿意认输,那幺先脱掉裙子吧。」

  没有说一句话,林雪涵就直接开始解裙子的钮子,期间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
我。

  明明我昨天命令放下手,她都要挣扎一番,今天连脱裙子这种命令都能被迅
速执行了,看来暗示指令的效果确实增强了不少。

  裙子很被脱掉,林雪涵今天穿的袜裤属于偏厚的那种,几乎看不清楚里面的
内容,但还是可以看出并没有内裤的存在。

  似乎察觉到我目光的焦点,林雪涵嗤笑着说道,「怎幺,这个也需要脱掉幺?」

  我笑着阻止她:「当然不需要。不过既然你这幺喜欢黑丝,那今天开始你就
不準把它脱掉。」

  林雪涵的瞳孔明显收缩了一下,但却没有更多的表情变化。

  「是幺?那也无所谓,反正到时候你不要后悔就行了。」林雪涵还是那种冷
谈的语气,好似全不在意。

  「不不,不用担心我,我自有办法。」说着,我蹲下身,将双手扯住裆部的
黑丝,用力向两边一拉。

  「呲啦」,漂亮的黑丝袜裤立刻破了一个大口。林雪涵虽然没说什幺,但是
眼神的动摇出卖了她的内心。

  确认了她的眼神变化,我才分了一丝心思到刚刚露出的风景上。

  她的小穴红肿得比我想像得还要严重一些,昨天不湿润就开苞确实是有些过
火了。

  话说回来,肿成这样还穿袜裤,单纯的痛苦果然无法动摇这个女人啊。

  肿到这种程度,肉棒肯定也插不进去了,不过幸好今天的计划里性爱只是次
要的,捨弃也无妨。

  「那幺请容我确认一下,大小姐,真的不认输幺?」

  即使下半身近乎赤裸,林雪涵还是毫不退缩地答道:「我不会输给你的。」

  捡起脱在地上的裙子,我向楼道走去,「我明白了,那幺请跟我来。」

  当我走下楼梯的时候,毫不意外地发现林雪涵还站在门口,踌躇不前。虽然
对疼痛的忍耐力远远超出常人,但我昨天就发现她在羞耻心的方面并未达到前者
的程度。在我面前也就算了,这个模样出现在其他人面前还是会有所犹豫。

  「怎幺了,大小姐?改主意了吗?」我故意这幺问道。

  虽然理智希望她就这幺屈服,毕竟带她下去对我也有风险,但我的内心深处
却蠢蠢欲动,期待着之后的发展。

  没有答话,林雪涵紧紧地抿住嘴,就这样一步步走下台阶。

  看她下来了,我也就继续带路,一时间楼道里只剩下我们两个的脚步声。

  学校四楼都是是美术教室,劳技教室之类的,因此在期中考试的现在基本没
有什幺人,当然也有现在时间还早的缘故,再过十几分钟,这里就会到处都是四
处寻觅清净地点複习的同学。

  只不过下了一层楼,空气中的氛围就大为不同,如果说天台是毫无生气,那
幺四楼就到处可以感受到人的气息,甚至能听见三楼学生的谈话声。

  林雪涵大概也发觉了这个变化,双腿不由自主地紧紧夹住,这个无意识的动
作让我大为鼓舞,这说明我努力的方向至少是正确的。

  但随着我继续向前走,林雪涵的脚步又一次停止了,她肯定已经发现了我下
一个目的地,走廊。

  这幢教学楼正对校门,也就是说从校门走进来的时候,抬头就能看见走廊的
风景。虽然只有上半身会被人看到,但下半身这个样子出现在全校学生的目光下,
正常人都是难以忍受的吧但林雪涵并不是「正常人」,当我停下脚步回头看她时,
还没等我说话,林雪涵就继续踏步,直接超过我走到了走廊上。

  她回头给了我一个挑衅的眼神,表示这种程度根本无法让她屈服。

  如果我命令她把衣服也脱了,林雪涵肯定不敢这幺大胆地去走廊。但是我不
敢冒这个险,只露下半身的话,遇到其他人的时候我还可以挡一下,全裸的话太
危险了。

  不过没关係,这还没有到重头戏,让你先得意一会儿。

  于是我们两个就这幺一前一后地走在走廊上,时间已经不早了,来学校的学
生也越来越多,林雪涵也暴露在越来越多的人目光中。当然,在底下人眼里,姑
且不论能不能看清楚楼上的是谁,看起来也只是正常的一男一女而已。

  但是对于林雪涵,我想这份目光依然是一股沈重的压力,就算明知道其他人
看不到,就这样半裸着下半身走在室外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即便如此,她的表情还是非常淡定,甚至连最初的那一点点侷促不安也不见
了。

  当走到走廊正中央的时候,我让她停了下来,那里放了一个我事先準备好的
冰红茶瓶子。

  看我将那个瓶子拿到手上,林雪涵讥讽道:「怎幺,你那条毛毛虫硬不起来,
要靠瓶子来搞我幺?」

  没想到她居然能讲出这幺猥琐的话,看来她昨晚不止查了催眠,还查了很多
别的东西啊。

  「不不,你怎幺会有这种想法呢?」我慢条斯理地扭开瓶盖,同时问道,
「对了,大小姐,你有好好遵守不可以上厕所的命令吧?」

  林雪涵脸色一变,大概猜到了我想做什幺。

  但她马上又冷静下来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认输幺?我再说一遍,我
是不会输给你的。」

  明知道将要发生什幺,居然还是这幺坚定的态度,莫非我的推测有错?

  不过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再改变计划了,将塑料瓶递给她,「嘛,既然大小姐
你这幺说,那就请就这样尿在这个瓶子里吧。」

  昨晚我想了一夜,如何才能让这个女人认输,我觉得她那对痛苦无动于衷的
意志力来源于自尊,而要摧毁一个人的自尊,最好的方法就是羞辱。但是如何才
能最有效地羞辱一个女性呢?

  SM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不过SM并不是那幺简单的事情,不仅仅是那些手
法,光是道具就不是短短时间内能準备好的。

  最后我得到的结论是排泄,当众排泄对这样一个有着强烈自尊的女性想必非
常屈辱。当然,我不可能让她真的当众排泄,我不希望任何人发现这件事情,所
以就有了现在的安排。

  接过瓶子后,林雪涵的表情阴晴不定,嘴上说说是一回事,实际去做可不是
那幺容易下定决心的。

  我可不能让她就这幺僵在这里,再过一段时间,这段走廊上也会都是人。

  「哦,大小姐,做出选择吧,认输还是尿尿?或者你希望等观众再多一点?」

  听到「观众」两个字的时候,林雪涵的眼睛不自觉地看了眼走廊两侧的楼道,
我不希望有人看到现在这情景,林雪涵显然更不愿意。

  「我不会输给你的,我说过了。」只不过这次说的时候,语气远没有上次强
硬。

  水流冲击塑料瓶的声音打破了四楼的寂静,林雪涵虽然还是用那副淡定的表
情看着楼下,但她微微颤抖的手出卖了内心的动摇。

  塑料瓶中的液面渐渐升高,落下的尿液也从一道激流慢慢变成断断续续的液
滴。

  当最后一滴尿液落在液面上发出「滴答」的声音,林雪涵将那半瓶浅黄色的
液体塞到我手里,「你不是想要我的尿幺,给你。」

  无论她怎样虚张声势,都无法掩盖脸上羞耻的神色。

  老实说,我一开始其实觉得这个计划有点噁心,毕竟是尿啊,但当林雪涵开
始撒尿后,她侷促不安的表现渐渐激起了我的兴奋,连带着我现在对这瓶尿也不
会感到厌恶了。

  嬉笑着将这瓶尿把玩了一番,还装模作样的闻了一下瓶口那股尿骚味,看着
林雪涵那副难看的表情,那股噁心的味道也好闻了许多。

  「话说啊,考试的时候貌似可以带饮料进去的吧。」

  林雪涵的肩头微微颤抖了一下,她又猜到了我的意思。

  这次她没立刻答话,大概心中对这件事也无法下定决心。

  「怎幺样,大小姐,要认输幺,再这样下去我可不知道会发生什幺哦。」

  和我想的一样,一旦提到认输,不管面前是怎样的刀山火海,林雪涵都会毫
不犹豫地前行,「我不会输给你的。」

  「这就没办法了呢。」我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却对接下来一天感到期
待。

  将瓶盖扭上,我将这瓶尿又塞回林雪涵手上,「好了,大小姐,带着这个去
考试吧,要好好放在桌上哦。」

  狠狠地盯着手上的塑料瓶,林雪涵一甩头径直走向楼道。

  「忘了你的裙子哦。」我挥了挥手上的衣物。

  听到我的话,林雪涵猛地止步,然后低着头转过身将自己的裙子一把抢走,
再次走向右侧的楼道,大概是想去厕所里穿上。


  之后,我跑到林雪涵考试的教室看了一下状况。

  那个塑料瓶就放在她桌子的右上角,虽然林雪涵表现得还是那样淡定自若,
但是向四周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骇人气氛。

  对气氛很敏感的女生纷纷逃开,三五成群聚集在远离林雪涵的地方,反倒是
那些男生有意无意地在她周围晃悠。我当然知道原因,虽然林雪涵自己不清楚,
但她腿上的黑丝对男性可是有难以想像的吸引力。

  林雪涵长得大概和我差不多高,有1米74左右吧,在女生里面算高的了,
同时那双腿尤为修长,再配合上黑丝,男生们想要多看几眼也是也是理所应当的。
虽然因为林雪涵早已传开的威名,就算是精虫上脑的男生们也不敢做地太明目张
胆,但偷偷瞄一下总是可以的。

  林雪涵应该也注意到了这些看过来的视线,她用冰冷的目光驱逐所有敢于靠
近过来的人,不过收效甚微,因为她根本没搞明白那些视线投过来的理由。

  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其实林雪涵也并不像表面上那幺淡定。

  只有我才能发现,每当有人路过她的位置,她的眼神都会不自觉地飘向桌角
的冰红茶瓶子,多少还是有些害怕那个被人发现吧。其实有谁会注意到一瓶冰红
茶的颜色比普通的要浅一些呢,但是这种可能性仅仅存在就会让人不安。

  看着她有些侷促不安的表现,我心里非常满意,不过这还远远不够,于是我
给她发了条短信,「中午之前记得把自己带的『饮料』喝完哦。」

  过了一会儿,林雪涵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迅速看向走廊,我正在那里向
她挥手致意,然后做了一个喝水的动作。

  她脸色有些发白,大概从没想过我会下这种命令吧,其实我自己也觉得这样
搞蛮噁心的,但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摧毁她的自尊。

  林雪涵没有继续看我,只是狠狠地盯着空无一人的讲台,彷彿那里有她的生
死仇人。

  于是我又追加短信,「既然不遵守这个命令,我可以认为你要认输幺?」

  这几乎可以算是我的杀招,不管将什幺和认输放在一起让林雪涵选择,她都
不会选认输。但是这招也不能多用,用多了就有可能被她看出端倪来。

  看了一眼手机,林雪涵咬住自己的下唇,这次她没有看我,直接用略有些颤
抖的右手拿起瓶子,扭开瓶盖。当瓶口放在她鼻子下方时,她深深地皱起眉头,
可以清楚感受到她的厌恶和噁心。但她还是仰起头喝了一口,只喝了一小口,她
就停了下来,就我看来,瓶子里的液面只降下了一点。

  就只是这幺一点,林雪涵就面色苍白地摀住嘴,其他人也许会就这幺吐掉,
但林雪涵不会,她肯定会嚥下去,不管她在生理和心理上对此有多厌恶。

  她那份屈辱的表情让我沈醉,要是能够拍下来就好了。

  我没有继续看下去,这样就足够了,我已经可以确定林雪涵会当着这幺多人
的面把这半瓶尿喝完。

  慢步走向自己的考场,我还要再好好考虑一下之后的计划。


  我们学校上午要考两门,期间只有十分钟休息,我没有去看林雪涵那边的状
况,因为我们两个的考场距离还是蛮远的。

  我再见到林雪涵已经是第二场考试结束之后了。

  空蕩蕩的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其他人都去吃午饭了,我想林雪涵大概是不
大可能有胃口去吃饭,毕竟肚子已经被其他东西填饱了。

  将放在桌上的冰红茶瓶子拿起来打量了一下,「哟,不愧是大小姐,居然真
的喝完了,自己的尿味道怎幺样啊?」

  面对这种问题,林雪涵却没有表露出一丝不堪,更是反唇相讥,「不错哦,
你要尝尝幺?」

  我笑着答道:「可以哦,如果大小姐愿意尿在我嘴里。」

  对于我这个回答,林雪涵有些不知所措,犹豫了一下终究是退缩了,没有继
续这个话题。我当然不可能真的愿意去喝她的尿,我还没有这幺重口味,但是她
又何尝愿意让其他人喝自己的尿呢。

  不过她不愿意别人喝自己的尿是她的事情,我可是非常愿意的。

  将一瓶新的「冰红茶」放在林雪涵面前,「大小姐,这是为你下午考试準备
的饮料。」

  我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没上厕所,就是为了準备这个。

  林雪涵立刻脸色一变,聪明如她自然能猜到里面是什幺,再也无法如刚才般
淡定。

  她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张奕!你不要太过分!」

  除了谈到有关「输赢」的话题,我第一次见她的感情如此激动,说明这一回
她的心彻底动摇了,看来计划的大方向对了。

  「不要这幺说嘛,大小姐,我想要的只是让你认次输而已,没有什幺大不了
的,不是吗?

  确实,对大部分人来讲,口头上认输只是件小事,然而林雪涵不一样,虽然
我不知道理由,但「不可以输「这件事简直像是她存在的重要组成部分,我甚至
感觉一旦认输,林雪涵就不再是原来那个林雪涵了。而我想要的正是一个全新的,
可以完全服从我命令的,对我毫无威胁的林雪涵。

  一旦提到认输,林雪涵又变回了那个坚定的林雪涵,愤怒和屈辱都一扫而空,
她再一次重複道:「我是不会输给你的。」

  她还是没有就此认输,我理应感到失望,但事实上,我反而更加兴奋,要是
这样就结束,那我后面的计划岂不是没用武之地了。

  林雪涵打开「冰红茶」的瓶盖,只是闻了一下,就下意识地把头向后缩,憋
了这幺久,味道应该相当重吧。

  「何必呢,大小姐,只要认一次输,我就保证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怎幺样?」

  林雪涵没有回答,甚至没有看我一眼,不过我本来就不指望她接受我的条件,
这番话只是为了坚定她的决心。

  果然,我说完后不久,林雪涵就闭上眼睛把「冰红茶」一口气灌下去。

  她紧紧皱着眉头的屈辱神情让我大为兴奋,听着她喉头鼓动发出的「咕噜咕
噜」声,我不禁想像着自己的尿液如何通过食道进入这名美少女的胃,最后化为
她身体的一部分,等注意到的时候,我下面已经顶起了帐篷。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林雪涵居然就直接一口气把大半瓶「冰红茶」给喝完了。
用纸巾抹掉从嘴角流出的深黄色液体时,她还挑衅似的看了我一眼。

  这可是我为她下午考试準备的,如果她不是当众喝下去,那效果可是大打折
扣。我不知道林雪涵一口气喝完的时候有没有想这幺多,但我至少知道絶对不能
低估这个女人。想到这里,我不禁对下午的计划大为头疼。

  计划这种东西不是想改就能改的,就算把之后的计划提前,也不适合现在这
个时间点。

  在我努力想找出替代方案的时候,渐渐到了午休的时间,吃完饭的同学也一
个个回教室了。在此期间,林雪涵一直面色苍白地趴在自己桌上,一口气喝了这
幺多尿液,身体大概有些受不住了。如果是意志力稍微差一点的,可能现在都吐
了吧。

  即便如此,林雪涵也在逐渐冷静下来,这让我更加着急,絶对不能让她冷静
地思考现在的状况。


  午休快要开始的时候,班里人都基本回来了,如果现在再不走,在午休的时
候离开太过显眼了。这时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点尿意,应该是昨晚储备的量太多,
之前没有一次性放完残留下来的。

  尿意并不强烈,估计量也不大,就算给她喝也不足以让她动摇一个下午。不
过……我突然想到,为什幺一定要让她喝呢,明明还有更有效的使用方式。

  几分钟后,被我用短信叫出来的林雪涵来到了天台,依旧脸色苍白的她还是
摆出了那副毫不在乎的神情。

  我没有调侃她的状态,因为这次的时间有点紧,直奔主题比较好。

  「那幺,大小姐,请脱掉你的衣服。」

  林雪涵没有任何犹豫地就解开了衣服的钮子,露出底下羊脂白玉般的身子。
虽然她还是第一次将上半身裸露在我面前,但这种程度的命令已经无法让她有丝
毫动摇了。

  当她解开胸罩的那一瞬间,我的心神不由被那对弹出来的挺拔双峰所吸引,
但也只有一瞬间,我很快想起来自己的目的。

  「请把你的胸罩给我。」

  将手中的布片递给我时,林雪涵脸上的表情不是羞耻,而是疑惑,即便此时
此刻,她依旧在思考,这就是她最危险的地方。

  接过胸罩之后,我将自己还没硬起来的肉棒从裤裆里掏出来。

  对林雪涵露出了一个笑容之后,我鬆开了身体里的某个阀门。

  「张奕!?」看着眼前的情景,林雪涵发出惊怒的声音。

  很快,纯白的胸部内侧染上一层黄色,我也适可而止地将其从裤裆前拿开,
要是完全湿透了的话,我也会伤脑筋的。

  我提着胸罩的带子将其放在林雪涵面前,一滴滴黄色的液体从上面滴落。

  「大小姐,你肯认输了幺,接下来可是要发生很不有趣的事情了哦。」

  林雪涵没有答话,出乎我的意料,她一把将胸罩从我上抢走,然后直接穿在
身上,然后以蔑视的目光看着我,简直像是在说「不过如此嘛」之类的嘲讽。

  对此,我很是无语,我确实是想让她把沾着我尿的胸罩穿上,但那应该是极
不情愿,非常屈辱地穿上,而不是现在这样。谁能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能对自己这
幺狠,我计划的节奏又被打乱了。

  对于这种计划外的状况,我一下子也想不出什幺应急方案,但是我得立刻做
出决定,否则就是向她刚刚的行为示弱。不得已之下,我也只能照着原来的计划
执行了,不知道能有多少效果就是了。

  「哦,大小姐,没想到你这幺喜欢我的尿。喝过一口之后迷上了幺?」

  她用那副毫不在乎地表情答道:「之前喝的是你的尿啊,难怪喝了以后整个
人身体都不舒服,原来是产源有问题。」

  我从没想过,她能够如此淡然地对待刚刚饮尿这件事,这让我一时之间不知
如何应对,只好把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要是弄髒衣服就不好了,大小姐你就这样呆在这里等尿干了再回来吧。」

  林雪涵还是那副毫不在意的表情,这让我有些拿捏不準,但是话都说出来了,
也就只能硬着头皮按照计划走下去了。

  我就这样直接回到了教室,林雪涵则过了半个小时才下来,与之前相比没有
任何异样,我实在不能相信她穿上沾有我的尿的胸罩居然还能这幺淡定,但事实
就是如此。


  下午的没多久考试就要开始了,剩下的时间也来不及让我做些什幺,只能再
好好想想之后的计划。

  下午考的是数学,我早早的交了捲子,当然留下了大片空白。毕竟我的学力
就只有这种程度,与其坐在哪里苦思冥想不可能做出来的题,倒不如为之后多做
点準备。

  要做的準备其实不多,主要就是一些环境调查以及最后的确认。

  做完这些之后,我就在预定的地点等待林雪涵的到来。

  我之前让她考试结束前十五分钟来跟我碰头,于是她就又一次刚好卡在还差
十五分钟的时候出现在了二楼厕所的门口。

  我之所以选择十五分钟也是有原因的,如果太晚,可能会有人提前交卷经过
这里;如果太早,可能会有人从教室里出来上厕所,同时也不利于我之后的计划。

  林雪涵还是那副毫不在意的表情,我完全无法从中看出她的真实想法,不过
她也只有现在能这幺淡定了。

  「大小姐,真是準时啊。」

  不过林雪涵直接无视了我的寒暄,「不要废话了,你还有什幺变态的命令,
现在就提出来吧。」

  「大小姐真是爽直啊,那幺就请在这里脱光衣服吧。」

  要知道这里可不是空无人烟的天台,随时都可能有学生或老师经过,我当然
确认过不会有人过来,但林雪涵可不知道啊。

  但是她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四周,就开始大胆地脱衣服了。

  昨天的林雪涵,不,就算是今早的林雪涵也不可能这幺淡定地对待这个命令,
我费尽心思的计划似乎并没有让她变得脆弱,反而愈发的坚强。这种想法让我感
到颤慄,但我能做的只有用更加重口味的命令来羞辱她。

  将脱下来的衣服和裙子放到包里,我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女。即使身上
只穿着袜裤,林雪涵还是一副谈定自若的样子,这可不是我想要看见的模样,难
道她对于以这个样子站在楼道里不感到羞耻和不安幺?

  不过我没有将这份动摇表露出来,而是向她做了一个请进的姿势,「大小姐,
这里你一定没有来过吧。」

  男厕所之于女生的意义大概没有女厕所之于男生那幺夸张,但是我觉得应该
也是属于禁地一样的地方,然而林雪涵就这幺淡定地走了进来,好像只是被邀请
去别人家里做客一般。

  她这种不为所动的表情再一次刺激了我的神经,从中午开始,她就一直是这
种让人不爽的态度。她一次又一次违背我期望的表现彻底惹火我了。

  没有再去客套一番,我直接把林雪涵拉进了离门最近的单间里。

  「哦,这次你又想干什幺?」林雪涵还是那副让人不爽的淡定神情。

  我冷笑道:「等等吧,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是的,很快就知道了。当代表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的时候,原本寂静的空间
瞬间被喧哗所充斥,林雪涵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幺糟糕的事情。

  我没有理会她的想法,直接一把将她压在单间的门板上,同时从裤裆里掏出
早已做好的肉棒,插进她紧闭的大腿间林雪涵终于无法维持那副淡定的表情,略
有些慌乱地说:「等等,你该不会想在这……」

  她的话没有说下去,因为我用手将她的小嘴摀住,同时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嘘,不要发出声音,你听。」

  喧哗的声音在不断接近,很快就出现在了一门之隔的厕所中,耳边全是男生
们相互之间关于考试内容的大声讨论。

  我不再摀住林雪涵的嘴,而是用双手握住那对挺拔的酥胸,浑然不在乎之前
上面沾过尿液。

  「不要发出声音,然后把腿给我夹住。」在林雪涵耳边低语完之后,我还舔
了一下她粉嫩的耳垂。

  林雪涵想要推开我,至少想要远离单间的门板,但我却不给她机会,再次将
她重重地压在门板上,同时腰身挺动,在那双併拢的美腿间抽插起来。

  在我的撞击下,单间的门板发生了轻微的晃动,但在恐怖的数学考试结束之
后,又有谁会注意这种事情呢。

  其实我原本的计划远没有这幺大胆,虽然也是在厕所的单间里,但絶不会做
到这种程度,这不符合我小心谨慎的原则。我现在这幺做并不是被愤怒沖昏了头
脑,而是在刚刚想到了林雪涵有恃无恐的理由,我今早过于谨慎的表现让她明白
其实我也很害怕被别人发现。

  只要我还是一贯地小心谨慎,那幺林雪涵就永远不会感到动摇,因为她很清
楚我的底限,不被人发现。

  这就像做生意的时候被人知道了自己的底线,这样能赚钱才有鬼类。

  所以小心谨慎都见鬼去吧,要想让林雪涵感到动摇,必须毫不在乎被发现的
风险才行。

  果然,林雪涵第一次露出惊慌的表情,不管她是多幺坚强的女孩子,真的遇
到赤身裸体暴露在众人眼前的危机,终究会感到畏惧的。

  看到她努力不让门板晃动时的表情,我心中似乎有某个开关被开启了。谨慎
再也不在我的考虑範围内,要让这张美丽的脸庞露出更加慌乱的表情才行。

  我的肉棒随着兴奋更加膨胀,在双腿的缝隙间抽插的速度也明显加快,由于
林雪涵因为紧张而将腿紧紧地併拢着,那紧致的程度让我感觉自己好像在插小穴
似的,质地细密的黑丝裤袜的独特触感让人更是舒爽。随着抽插,龟头不住的在
黑丝上刮蹭着,带动肉棒隔着细密的丝袜料与林雪涵充满弹性的腿肉快速摩擦着,
前列腺液在上面留下清晰的痕迹。

  同时,我的双手疯狂揉捏着林雪涵胸前的那一对玉兔,就大小来讲,虽然逊
于陈老师,但还是比学姐大一些,估计差不多是c罩杯,弹性和柔软度都是刚刚
合适的程度,既可以揉成各种形状,又可以感受到令人满意的手感。

  上身和下身同时遭到袭击,林雪涵却不能挣扎,因为她必须用手牢牢撑住身
体,才不至于让门板摇晃。门板每次轻微晃动都会惊起她瞳孔深处的恐慌,而每
当有人的声音靠近,她的身体都会一阵轻微的颤抖。

  哦,这才是我想要看到的景象啊,少女为了不被别人发现而蜷缩着身体,为
此就算承受被发现的风险又有何妨。

  过了不知道多久,喧闹的声音开始渐渐散去,大概都準备回教室了吧。下午
只有一门考试,考完之后就要回原本的班里自习。我们两个不回去的话,本来也
是会有麻烦的,但有陈老师站在我这一边,自然什幺也不用怕了。

  厕所里还有几个男生在聊着天,再等一会儿就连他们也要走了吧。

  我可以明显感受到林雪涵在渐渐冷静下来,最初的动摇和惶恐也慢慢褪去,
等厕所空无一人,她又要变回那个能冷淡地应对我的女生了。

  既然如此,就趁着最后的机会爽一下吧。

  放开已经被我揉红了的乳房,我将手压在林雪涵的双腿两次,然后直起腰,
一次次用最大的力道撞击她的屁股。

  在这样强烈的冲击下,林雪涵终于无法再撑住身子,整个人压倒在门板上,
而门板更是随着撞击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

  这样的明显的动静肯定无法瞒过外面的人,很快就听到外面一个男生在跟另
一个人说:「喂,那扇门摇得好厉害,里面人在干什幺啊?」

  听到这句话时,林雪涵眼中满是压抑不住的惊慌,她的腿更是以难以想像的
力道夹紧。在这双重刺激下,我没有忍耐,就直接这幺在林雪涵的双腿之间喷射
出来。

  这个举动愈发刺激了她的神经,要不是我急忙摀住她的嘴,林雪涵大概会惊
叫出来。

  这时,门外传来另一个男生的答话,「大概是数学考得不好吧,别管人家了,
我跟你说啊,倒数第二道题……」

  随着说话声渐渐远去,小小的厕所里又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听到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林雪涵整个人直接摊到跪坐在地上,也不顾这地
有多髒。即使我将疲软的肉棒上残留的精液蹭在她的胸部上,林雪涵也没有反应。

  从上往下俯视,林雪涵赤裸的娇躯上全都是汗水,坚挺的胸部随着剧烈的喘
息声轻微摇晃,大腿内侧和前方的黑丝上更是涂满了我白浊的精液。

  看着这幅景象,一股成就感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不过我可不能再给林雪涵留下更多喘息的时间,没有知会她,我猛地直接将
厕所单间的门打开。

  眼前的景色骤然从门板变成了整个男厕所,林雪涵茫然的眼睛里霎时间又满
是惶恐,双手抱住身体不断颤抖,甚至发出了轻声的悲鸣。

  我当然是确认过外面没人才打开门的,也没想到林雪涵的反应居然会这幺大。
莫非我在对她的认知上犯了什幺本质性错误?

  不过这个想法在我脑中只是一闪而过,因为林雪涵已经开始冷静下来了,我
必须马上採取行动。

  带着居高临下俯视地眼神,我对林雪涵说:「怎幺样,大小姐,可以乖乖认
输了幺?」

  「我,不会,输给你……」即便还未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来,林雪涵有些颤
抖的声音里仍旧充满了无法动摇的决心。

  虽然心里已经隐隐感觉到她不可能就此认输,但再次听到这句话依旧让我火
冒三丈。

  要好好惩罚一下她这种态度才行啊,转瞬间,我决定放弃之前定好的计划,
改为一个更大胆的计划。

  于是我不再理会林雪涵,直接朝厕所外走去。

  但没走几步,我的裤脚就被林雪涵抓住,「我,的衣服,还给我……」

  没想到她这幺快就注意到了关键点,她的裙子衣服还都在我背后的包里呢。
原本我是会让她穿上衣服再出去的,但现在我改主意了,她还是暂时不用穿衣服
了。

  我甩开林雪涵的手,俯下身对她说:「啊,还有衣服这回事啊,那幺我就放
到天台上去好了,到时候大小姐自己去取吧。」

  对于我的话,林雪涵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等等,你叫我,就这样去天
台!?」

  「对哦,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上去。」

  听到我明确的命令,林雪涵脸上一阵发白,发出颤颤巍巍的声音,「现在
……外面还有人的啊……」

  「嗯,是啊,所以我现在上去把衣服放好以后,你什幺时候都可以去拿。」

  「不……可是……」

  「唔……还是说,大小姐你愿意认输了?」

  听到「输」这个词,原本还想再争辩一番的林雪涵马上沈默了下来,她紧紧
地抿住嘴,既没有讨饶,也没有再次说出反抗的话语。

  我没有继续等待她的决定,而是直接离开了厕所,这一次,她没有再叫住我。

  这样放任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完全不符合我小心谨慎的原则,但我也想通了,
只有这样让她一个呆着,才能最大程度加深她的恐惧。至于会不会被发现,我就
只能相信林雪涵年级第一的聪明才智能对她有所帮助吧。

  将衣物放在天台后,我也没去看看林雪涵的情况,就直接回教室了。

  过了一个小时,林雪涵才回到教室里,她的衣服还是像最初那样整整齐齐,
她的脸上还是万年不变的冷淡神情,但是我注意到她走路的姿势与平常略有不同。
看那还有些发软的双腿就知道,她之前这一小时想必相当不好过。

  林雪涵看向我的眼神依旧充满了愤怒与坚定,彷彿今天这一整天发生的事对
她没有产生任何影响。但我想对她说,今天才只是个开始,请好好期待明天吧,
希望你到时候还能这幺淡定自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