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内裤

  我佝偻著身子蹲在窗户下面,双手用力地捂著耳朵,试图把那让我屈辱的声
音隔绝在外,闭著眼睛使劲甩著头,努力忘却刚刚映入眼帘的图像,但一切都是
徒劳,这声音和影响已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一遍遍的割裂著我的心灵。

  房内的黄毛仍然一下一下的拍打著妻子的屁股,嘴裡还说著:「骚货,爽不
爽?哥的鸡巴厉害吗?说!」

  妻子已经有些口齿不清:「嗯……喔……厉害……嗯……」

  「小屄喜欢我的大鸡巴吗?喜欢让大鸡巴操吗?」

  「喜……欢……啊……啊……」

  听著房内传出的「噗呲、噗呲」声和妻子口中发出的呻吟,我知道妻子已经
处在高潮的边缘,这时妻子的阴道会用力地紧缩,为最后的爆发积蓄所需要的力
量,而我就会经常被这种异样的紧缩而搞得丢盔弃甲。

  黄毛好像也被妻子搞得有些招架不住:「妈的,这小屄越操越紧,差点就射
了,也就是我还能撑住,你老公很难让你到高潮吧?」

  妻子趴在床上喘著粗气:「不要……说他……啊……啊……啊啊……」

  终于,妻子的高潮来临,她浑身抽搐著瘫软在了床上,双手用力攥著床单,
四肢绷紧,不时的全身还会猛地哆嗦两下。黄毛也抖动著将他的精液送进了妻子
的子宫深处,然后身子一歪,趴在了妻子的身上。

  两人就这样趴著休息了十多分钟,黄毛才撑起了上身,慢慢退出了软掉的肉
棒,拿过旁边桌子上的香烟点著,深深吸了一口,很久才缓缓吐出,看著仍然趴
在床上的妻子说:「宝贝,你真是个极品,第一次操你时我就知道你是个性慾旺
盛的女人。最难得的是你那前后两重高潮,第一次小屄的收缩只是表像,紧跟著
到来的第二次才是你真正的高潮,大多数男人在你第一次收缩时就会受不了而射
精的,你男人也不例外吧?」

  妻子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只是依然没有起身,好像默认了黄毛的话。

  黄毛笑著刚想再说话,桌上的手机响了,「喂,老大,我在咱小院呢……」
说著开门出去了,声音渐渐消失。

  妻子在黄毛关门后就猛地坐起,愣了一会后就开始轻声的哭了起来,我在窗
外看著赤裸的妻子坐在床上哭泣,『她是在后悔吗?』我想著,心裡那根叫做疼
爱的神经突然抖动了一下,竟然对她产生了怜惜,七年的共同生活让我们对彼此
十分依恋,心中隐隐产生了试图找个藉口原谅她的想法。

  哭了一阵,妻子正用纸巾抹脸上的泪痕,黄毛赤裸著身体推门而入,软掉的
肉棒在胯下随著走路左右的摆动著,「宝贝,起来啦,来,给我清洗一下。」说
著就把肉棒凑到了妻子的嘴边。

  『这个混蛋,竟然让小惠用嘴为他清洗。』我在心裡咒骂著,却仍要控制著
身体,不能发出任何的响动。

  妻子顺从地双手托著肉棒,张嘴吞了进去,还不时的用舌头来回地舔弄,刚
刚发射完的肉棒竟又渐渐地有些膨胀。结婚七年,妻子从没有为我这样做过,看
著她熟练的动作,显然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黄毛抚摸著妻子的秀髮,嘴裡说:「宝贝,我真有点离不开你了,要不是大
哥找我有事,一定还得再干你一炮。」

  妻子吐出肉棒,抬头看著黄毛张了张嘴却什麽也没有说。

  「穿衣服吧,有事路上再说。」黄毛好像真的赶时间,说著就开始穿衣服。

  「你……」妻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乖乖的穿起衣服,只是她的内裤却不见
了。

  「别找了,改天我送你一套。快走,老大还等著我呢!」

  妻子急切的说:「那我这样怎麽回家呀?」最后翻遍了整间屋子也没找到,
无奈,妻子只好匆匆提起裙子跟著黄毛开车离去。

  汽车缓缓离去,我呆呆的蹲在小楼后面的窗户下面,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
酸苦辣咸不停地搅动,唯独缺少了甜蜜。

  几天来萦绕在心头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妻子她真的出轨了,背著我和另一
个男人到这偏远的地方来偷情,只是我不明白她为什麽会找这样一个男人,那黄
毛明显就是一个混混。

  又等了一会,确定院子裡没人之后,我扶著牆慢慢站了起来,两腿酸麻的没
了知觉。我艰难地挪著步子绕到了小楼前面,看著上了锁的房门,我狠狠踢了一
脚,来到院子裡唯一的大树下,我一屁股蹲在了地上,看著水泥地上零星的乾枯
树叶,我努力地思索著办法,对于妻子的事,我应该怎麽办呢?

  现在已经没有了几天前的愤怒,已经发生的事是无法挽回的,只有找个最妥
当的办法解决。离婚是最后的一条路,我相信我们俩都不愿走到那一步,妻子的
内心并没有完全的背叛我,从她的哭泣中就可以看出,但她刚才表现出来的那种
深入骨髓的高潮又说明她真的很享受,这让我的心裡反覆纠结著,难道要始终装
作若无其事吗?

  『那是什麽?』不远处一团黑色的东西被盖在了落叶下面,我起身过去捡起
来一看,不由得苦笑了两声,竟然是妻子怎麽也找不到的那条内裤。我将它握在
手中揉搓著,感受著蕾丝衣料传入手中的软滑。

  『竟然刚下车就把衣服脱了……』嘴裡正喃喃的说著,手指上又传来了黏滑
的感觉,我撑开一看,内裤上包裹妻子小穴的部位已经被她的爱液浸透,手指上
反射著闪闪的亮光。

  我将妻子的内裤揣进兜裡,原路翻牆出了小院,顺著小路来到公路旁,开车
朝城市驶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