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梦瑜打扮得和婉柔平日一样,与我外出约会。梦瑜和婉柔虽然认识日子不长
,但相处时间应该不短,加上梦瑜机灵聪慧,模仿起来竟也像模像样。

    我以前最喜欢的,就是静静地坐在婉柔身边,看著她认真地批改学生们的作
业。她批改作业时,会一直专注在作业本上,并不会看我一眼。有时候她会皱一
下眉头,定然是哪个学生又没有认真听课,把题目做错了。有时候,她会面露微
笑,一定是那个学生有进步了。有时候她也会“噗嗤”一声笑出来,想必是童真
未泯的学生写出了奇葩的答案……

    “你在想什麽啦,为什麽自个笑得那麽开心。”

    我被梦瑜的声音惊醒,此时,梦瑜正得意地望著我。

    刚才我让梦瑜在书桌上画那些广告画,这也是她正在兼职的工作。我坐在她
旁边,静静地看著她,就像以前看著婉柔一样,却慢慢地陷入回忆中,直到梦瑜
的声音把我拉回到现实。

    我把目光扫向她的作品,这哪是广告画,这是我的素描像。梦瑜的美术功底
很好,把我画的跟真人一样。我注意到这张画裡,“我”的瞳孔裡,有个女人的
身影。

    “这是你吗?”

    我指著“我”的瞳孔裡的女人,好奇地问梦瑜。

    “你心裡想的是谁,就是谁咯。”

    我……我心裡一直想著的,是婉柔。虽然已经阴阳相隔好几个月了,我还是
忘不了她。

    梦瑜看见我又似乎陷入回忆中,便嘟起嘴,撒起小女孩的气来。

    “我那裡痒了,你帮我口一下。”

    看到小妮子居然敢撒起小脾气来,我这个“主人”当然要略微惩罚她一下。

    梦瑜听到我的指令,便立刻收起她的小情绪,跪在地板上,掏出我的肉棒,
认真地吸吮著。我看著梦瑜穿著婉柔的著装,想起了视频裡婉柔给昏睡过去的我
的激烈的口交,那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给我口交。我站了起来,双手捧著梦
瑜的后脑,控制著她前后快速地吞吐著我的肉棒。
   
    梦瑜从来没试过被我压著后脑勺为我口交,感觉很不适应,双手不自觉地推
开我的胯部,吐出肉棒,乾咳了几声。梦瑜等呼吸逐渐顺畅后,这次似乎作好准
备,重新把肉棒放进嘴裡。我的双手又重新摁住梦瑜的后脑勺动起来,而胯部也
配合著略微前后摆动,幅度越来越大,直至可以全根插入。我似乎感受到肉棒穿
过梦瑜喉咙,进入她的食管,她的喉咙刮到我的冠状沟,感觉相当真切。

    虽然梦柔也给我“深喉”过,但那时候我是昏睡著的,完全没有感觉,而现
在是切身感受到这个快感,也隐约感受到女方的痛苦。

    “啊”,随著激烈而深入的抽插,我很快就把精液射出,不过和梦柔那时候
不同,梦柔是在我马上要射的时候停住,让我的精液在她的喉咙位置喷射,好让
她可以把我所有精液保留在口腔中,而我现在,却是用双手控制著梦瑜的脑袋的
摆动,当我要射的时候,并没有停止抽插和摇动梦瑜的头部,所以精液有直接射
进食道,有粘著在喉咙,有潜藏在牙周,甚至有喷洒在嘴角。

    “叮咚”,门铃声想起,我记起叫了外卖,可我现在来不及收拾污乱的下体
,便摆手让梦瑜去拿外卖。

    咔嚓一声,门打开,随之传来了外卖小哥的声音。

    “你好,你要的晚……餐……”

    外卖小哥的声音,在最后两个字上变得很异样,仿佛很惊讶一般。

    我忽然明白了,外卖小哥眼前出现了一位身穿教师服饰的端庄秀丽的绝色美
人,但是美人云鬓散乱,脸挂羞红,嘴角还挂著一丝白色液体,仔细一闻,便能
闻出是男人的精液气味。

    听著小哥匆匆离去的脚步声,想著刚才滑稽的一幕,我不禁笑出了声。

    以前,我最喜欢和婉柔在她家裡烛光晚餐。婉柔会做西餐,会煎牛扒,会做
忌廉汤,但是我和梦瑜都不会做。我想重温这种味道,只好叫了西餐厅的外卖。

    我在餐桌上点起蜡烛,倒了两杯红酒,和梦瑜享受著浪漫的时光。

    我记得婉柔总会帮我把牛扒切成一条一条的,然后用铁叉叉住,爱意满满地
送到我嘴边,喂我吃,然后拿著餐巾,温柔地给我擦嘴角。
“你把牛扒切好然后喂我。”

    我给梦瑜下达指令,梦瑜马上拿起刀具切著牛扒。可她不是把牛扒切成一条
一条,而是一块一块的。然后用筷子夹起一块牛扒粒送到我嘴边。
   
    我有点无语。

    毕竟,其他的事梦瑜都能模仿,但是爱意,她是无法模仿的。

    梦瑜看出我的失望,有些洩气,但是随即像想到了一个点子,把牛扒粒放在
嘴上用上下门牙夹著,然后主动喂到我面前。我张嘴接过她嘴裡的牛扒粒的同时
,便和她亲上了……

    梦瑜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她的灵机一动拯救了这顿烛光晚餐的氛围,我便不
再要求她模仿什麽,而是和她开开心心地吃完这顿西餐。

    餐后休息片刻,由于红酒的作用,我有点微醉,身体发热,梦瑜也脸颊发热
,眼珠子悄悄瞅著我,眼裡似乎也有一团火。一起经历过许多个淫荡的夜晚的我
俩,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麽。

    我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把梦瑜的外套脱掉,把她抱到床上。我没有脱掉梦
瑜其他的衣物,是因为我不想今晚只是一场简单的性爱。我想梦瑜继续保持婉柔
的形象来和我欢爱。

    我从包臀裙裡把梦瑜的内裤扒了出来,用食指伸进梦瑜的阴道,轻轻地抽送
。喝了红酒的梦瑜似乎比平时更敏感,阴道很快就分泌出蜜汁。我抽出手指,戴
上安全套,对准阴道口,一下子尽根没入。

    梦瑜的装束和妆容打扮都和婉柔神似,我告诉自己,眼前的不是梦瑜,而是
婉柔。眼前这位和婉柔长得一模一样的美女,随著我缓慢的抽插,轻轻地呻吟著
。我幻想著婉柔回到阳间,来与我相会,与我欢爱。不知不觉间,我渐渐加快了
抽插节奏,身下的美女被我抽插得开始大声呻吟,高亢地浪叫……

    不对,婉柔不会这样的。婉柔确实在与浩扬的性爱中放声呻吟,但是在我面
前却是抿嘴承欢,因为婉柔想在爱的人面前表现得矜持,她要维持我心中淑女的
形象。而梦瑜却不知道,她只是延续了之前和我欢爱时的表现。

    “不要叫了。”

    我厉声斥责了梦瑜,梦瑜马上闭上嘴巴,可怜兮兮地望著我。

    我刚才太想婉柔了,不希望打断与婉柔交欢的感觉,一时激动语气重了,吓
著了梦瑜。我马上温柔地亲吻住梦瑜,同时下身继续猛烈地衝击著梦瑜的身体。

    也许是被我斥的责伤了自尊,也许是我的抽插过于猛烈,也许是感觉自己不
过是另一个女人的替身,梦瑜无声地看著我,眼睛渐渐湿润,泪水从眼角流了下
来,弄花了妆容。

    而在我眼裡,却像是婉柔即将要离我而去,而流下了不舍的眼泪,让我更加
揪心。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在婉柔生前,我一定不顾一切死死抱紧她,不管她是
否身不由己,我也不会放她走。

    我紧紧地抱著眼前的“婉柔”,更加疯狂地抽插,生怕她会离我而去。

    “婉柔……我爱你……不要走……”

    随著我大声的呼喊,精液也如山洪暴发般喷射出来。

    梦瑜轻轻地推开我,面无表情,如行尸走肉般走进浴室,不久后,浴室传来
了水声。

    而回到现实的我,明白婉柔是不会回来的,刚才不过是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