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偷吃后感觉亏欠老婆的男人

  上星期天网购订了两套不同款式的哺乳内衣要送给香君的同时,我基于对老
婆的内疚和补偿心裡,同时也订了三套不便宜的法式蕾丝内衣给老婆,黑红白三
种颜色感觉都不一样。其实以老婆32C比较娇小的乳房来说,穿这种有钢丝的
无衬内衣效果还不是那麽好,不过就把它当成闺房增加情趣的辅助吧!

  昨天上午收发室通知我有包裹,我知道应该是哺乳内衣寄来了,因为我为了
怕弄错,直接让哺乳内衣寄去公司,而把老婆的内衣寄到家裡,这样没有工作在
家担任家庭主妇的老婆应该可以在第一时间就收到我的礼物。

  当我偷偷地把礼物塞给香君的时候,虽然她的表情还是冷冷的,假装好像什
麽事都没有发生,不过我有感受到她心裡的喜悦,看来送对礼物对于让女人消气
来说还是很有效果的,所以中午她就一脸娇羞的主动找我去餐厅吃饭,看来她对
于我送的礼物是挺满意的。

  不过吃没几口,她就接到保母打来的电话,知道宝宝不舒服需要去看医生,
我当时二话不说就拉著她直接坐上了我的车,载她去保母家接宝宝去医院。在急
诊室陪她忙了一个中午,虽然我很累没有休息,不过看到宝宝一边打点滴一边安
详的睡著之后,香君终于放下了心,打电话拜託她妹妹下午来医院帮忙看宝宝。

  我回想起刚刚急诊的医生还把我当成香君的老公,香君跟我也都没有否认,
心裡有点甜蜜的感觉,然后这时我接到老婆的手机,原来老婆也收到我的礼物,
正在一边试穿一边高兴地打给我,还说晚上要让我体会不一样的夜晚,看来老婆
对这三套内衣也是很满意的。

  开玩笑,我的审美观可不是一般般啊!因为老婆天性节俭,所以她那些比较
贵的衣服几乎都是我帮她买的,我选的内衣她怎麽会不满意呢?只是如果买得太
贵了,她会心疼的,所以我常常都会骗她故意把价格说便宜一点。老实说,对于
这麽贤慧的老婆,我真的很难挑剔,也就因此觉得更内疚,很想要补偿她了。

  中午科长习惯都要挤奶给宝宝预备,不过如今宝宝不舒服,医生交代先只能
打点滴,不能哺乳进食,所以她开始觉得奶头又发涨难受了,幸好她的包包有随
身携带比较轻便手动的挤奶器,于是她就拿起包包进洗手间去挤奶了。

  过了不久我觉得尿急,赶快去洗手间想要尿尿,发现门还关著:「科长,你
好了没?我尿好急喔!」

  「啊,你等一下,人家还没挤好。」

  「不行啦,我忍不住了,你开门让我尿一下,我保证不看你。」

  「哼!我不相信你,你都说话不算话。」

  「喔,拜託啦,我快尿出来了!」快忍不住的我一边敲门哀求,一边忍不住
在门边跳著脚。可能香君还是比较心软,于是她迟疑的问我:「真的那麽急啊?
那我先让你进来,你不可以偷看喔!」

  「我保证不偷看,啊……求求你,快点开门啦!」

  门一开我就赶快衝进去,香君整个人背对著我,用她白皙的双手勉强地环抱
遮掩著胸前。我根本没时间看她,赶快用手掀起马桶盖,解开拉鍊直接掏出老二
就对著马桶尿了起来,没想到太急了没对准,尿得到处都是,然后就听到香君转
身责怪我说:「唉呀!你怎麽不尿好,尿得到到处都是,你知道这样子人家很难
整理呢!」

  我心裡有气啊,刚刚要不是你拖拖拉拉的这麽慢才打开门,我哪会搞得这麽
急,差点都尿裤子了,于是我气得转身直接跟她抱怨:「拜託,还怪我,是你这
麽慢开门,我根本就快忍不住了。」

  不过我却忘了我的老二还没有全部尿完,一转身我的眼睛瞄到她的胸前,她
正穿著我早上刚送她的礼物中一件火红色的性感哺乳内衣,我的老二随著转身,
残馀的尿液就画了一条弧线喷溅到了她的窄裙上面,吓得我们两人都发出了一句
简短有力的「啊~~」声音。

  我「啊」的一声是因为我的尿液溅到了她的窄裙,那她「啊」的一声究竟是
为什麽呢?我心想她的乳房我又不是没看过,她到底啊什麽啊。没想到香君整个
人急忙闭眼转身,手忙脚乱之际她胸前的手动挤奶器就掉了下来,我看著她挤了
半天辛苦的成果,急忙蹲下身去试图抢救,危急之中终于没让挤奶器掉在地上。

  不过,这却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因为香君突然转身,我急忙张开双手弯腰
蹲下,她被我顶到整个身体往前倾倒,幸好我的双手抱住了她的腰,才没有让她
跌倒,我的老二却碰触著她穿著窄裙的屁股,而挤奶器就被卡在我跟她的身体中
间,也就是她的屁股跟我的老二合力阻止了挤奶器的自由落体。

  不过这时,我们两个人的姿态却是十分诡异:我们好像两条狗狗交配一样,
她的身体双腿微弯,上半身倒向浴缸,紧急中她胸前的双手张开,撑在浴缸边缘
上,而她的腰被我的双手环抱著,我的下体包含阳具正紧贴著她窄裙下方被内裤
包覆的敏感地带。

  没想到光是尿个尿,就让我们两个人搞得如此狼狈,我跟她突然都被吓得不
知所措。过了一会才听到她无比娇羞的想要起身,似乎是呻吟的跟我说:「啊,
你……你干什麽啦?喔,快点……快点扶人家起来啦!」

  「等……等一下,你不要动,我……我先把挤奶器给拿出来。」

  于是香君只能无奈地在我的指挥之下保持姿势,我先挪出左手将挤奶器拿起
来放在洗脸台上,然后用两隻手将香君倒下的身体拉起来,不过后来我才发现我
的两隻手是按在她的胸前把她给拉起来的,然而被我拉起抱著的香君却是满脸潮
红,她浑身无力的任由我抱著她胸前的乳房,呼吸急促却完全不发一语。

  我回神过来,开始用心感受她被我的手掌包覆、那两团湿湿的还在渗著乳汁
的奇妙乳房,还有被我胯下阳具顶著内裤裡的湿热肉缝。我突然浑身无力的坐倒
在马桶上,屁股坐在没有马桶盖的瓷器上面,那种突然无比冰冷的感觉,跟香君
随著我跌坐下来发出的惊叫声,瞬间让我们都清醒了过来。

  香君整张脸到脖子都红透了,她气喘吁吁地挣扎著试图站起来,我赶快从她
胸前放开手,然后试图搂著她的身体让她站起来。这个时候,洗手间裡的我们心
情无比複杂,两个人要说狼狈真的很狼狈,可是我却突然很不捨得这样的场景就
这样过去。

  香君终于站起身,开始整理她的衣服,我失神地看著她胸前穿著我早上送她
的内衣,那火红色的哺乳内衣就像熊熊的烈火一般灼烧著我的心。看著她将乳房
擦拭乾淨,扣上肩扣,然后逐步将衬衫跟外套穿好,我一动也不动的坐在马桶上
痴痴地望著她的每一个动作,完全忘了屁股底下坐的是冰冷的马桶。

  等到香君把衣服都穿好了,开始用湿毛巾擦著她被我的尿液弄湿的窄裙时,
她好像突然想起什麽似的,低头看了我的裤裆一眼,我这才发现我的老二仍然暴
露在空气中。她满脸娇羞的停下了擦乾的动作,满脸春情轻轻的跟我说:「你好
坏喔,快点把那个坏东西收好啦!」

  我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之前香君被吓得「啊」的一声,就是因为她看到了
我的老二的缘故。想到这裡,我赶快把小弟弟收好,拉上拉鍊,可是我的脑海中
却开始回味著,刚刚碰触到香君屁股底下被内裤包覆,那两片无比湿热迷人肉缝
的甜蜜触感,喔,那个感觉跟老婆的完全不一样啊!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我跟她一句话都没说,直到后来他妹妹来医院接手照顾
宝宝为止。整个下午上班的时候,我不知道是疲倦还是什麽的一直心神不宁,其
实我知道我心裡有点恐惧,原本我们说好了身体的下半部是新的界线,没想到就
这样子莫名其妙的碰触到了。

  虽然我们没有继续什麽过份的举动,可是那种感觉却让人十分迷惑,我知道
我很怕对不起老婆,可是我也很想要窥探香君那无比迷人神秘的所在。我似乎正
站在高空的钢索上面,本来很有信心自己可以平衡得很好,可是中午在医院发生
的事情,就好像是山谷中的强风一般,让我知道,我如果不小心的话,可能会被
吹得身败名裂直接坠入山谷。

  好不容易熬过了下午,回到家裡,老婆刻意帮我煮了蚵仔汤跟炒韭菜。每次
她想要爱爱的时候,我家的餐桌上就会看到这两道菜,这就是一个明显的讯号,
老婆说她已经准备好了,希望老公的弹药可以充足些,让她可以享受完美的性爱
生活。

  果然吃过饭后,老婆就急急忙忙地要我洗澡,等我洗完澡之后,老婆就开始
拿出她今天收到的礼物,一件一件的试穿给我看,然后问我待会她洗完澡之后应
该穿哪一套来服侍老爷。我看了老婆的火辣内衣秀之后,满意地选取了那套黑色
超薄蕾丝带吊带袜款式,然后打开电脑,开始一边欣赏A片,一边等老婆洗完澡
出来。

  过了快半个小时,终于老婆洗好出来了,她身上穿著全套的黑色蕾丝内衣,
不仅胸部乳房跟阴部隐隐约约的裸露,配合同款式花样的大腿吊带袜跟露指长手
套,整个人就像是高级应召女郎一般的淫荡又火辣。我老婆是很贤慧,不过她从
18岁就嫁给我,在我的调教之下,已经称得上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出
门是贵妇,上床是荡妇的绝妙理想人妻了。

  别看我老婆在大家面前多贤淑,只要让她动了春心上了床,一旦开始发浪发
骚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今天晚上看来老婆是很想要了。她洗好澡还刻意地打扮了
一下才出来,然后我们一起看我最喜欢的影片,就是女搜查官失陷黑社会SM俱
乐部,被识破身份之后遭坏人綑绑凌虐,然后最后被黑道老大调教成甘心被姦淫
的性奴的故事。

  其实,老婆不喜欢真正的SM綑绑,不过她看到发情之后,为了配合剧情就
会被我蒙上眼睛,用心饰演那个失手被抓的可怜女搜查官,然后在我饰演的黑道
老大手下被綑绑姦淫。当然,这些所谓的綑绑都只是轻微象徵一下的过程,重要
的是她会被我摆成各种淫荡的姿势,然后配合各种无耻的台词来刺激她,一直到
老婆受不了,主动要求黑社会老大来姦淫她为止。

  以往,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玩一次这样的角色扮演游戏,而且因此彼此都
能够得到非常刺激的性爱享受,不过今天晚上,虽然我怀抱著的是老婆刻意打扮
性感火辣的肉体,可是没办法的是,我的脑海中却一直呈现出香君那34D穿著
火红哺乳胸罩的硕大乳房,还有中午在洗手间中经历感受她那两片湿热诱人又带
著迷人味道的美妙蚌肉。

  当老婆像条母狗一般趴在床上,眼睛戴著眼罩、嘴巴塞著口球,裸露的乳房
被我双手抓著,挺著屁股配合我的肉棒前后抽插的时候,我心中完全把胯下的母
狗当成是香君,不断用力衝刺她紧緻的阴道,想像著她香甜可口的奶汁正随著被
我姦淫而喷洒在整个床单上,我的心中不断地呐喊著:『干死你!香君,我要用
我的大肉棒让你也为我生个宝宝!』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