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涌的二十一世纪,世界面临许多艰钜的挑战。

  温室效应、西亚战乱、乌克兰分裂、SJW兴起、动朋第二季……

  以及统派终于制霸鬼岛!

  「喔耶耶耶耶!我们大统派总算可以回归祖国啦!」

  「没错儿!大家都能成为骄傲的中国人儿!」

  「民主什么的落伍啦!现在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代……儿!」

  正蓝旗出身的轻熟女三人组──安安、小碧、心儿,自然也高兴得蹦蹦跳!

  以前她们都是活活泼泼的好学生,现在当然要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庆祝统一倒数!开趴啦啊啊啊啊──!」

  「有约男人吗!可以顺便办联谊吗!」

  「走啦!喝酒啦!好姊妹就是要一起喝挂!儿!」

  经过一夜狂欢,以错综複杂的姿势交缠在一起的女孩儿们头晕目眩地醒了。

  「呜欸……呕噗!」

  安安一醒来就看到小碧的酥胸跟她打招呼,一把年纪乳晕这么粉嫩真讨厌。

  「这谁的鲍鱼啦!呕呕呕呕!」

  小碧的脸被心儿夹在大腿内侧,根本就是被飘出异味的肉穴薰醒的。

  「呜呣呣……安安的大ㄋㄟㄋㄟ儿……」

  心儿则是睡眼惺忪地抱住安安,嘴巴噗啾噗啾地吸起眼前的黑乳头。

  狼狈的三人或吸奶或傻愣愣地看著彼此──今天开始要为回归祖国做准备!

  不过话说回来,冷静下来后她们才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是真的想定居大陆……

  「台湾就是言论太自由……吗……」

  在这裡大声喊空心菜没事儿,到那边大叫习包子会被抓!

  「连搭车领便当都不行……吗……」

  在这裡上凯道提诉求没事儿,到那边聚众搞游行会被关!

  「阿捏要做蒙古人后代……儿……」

  在这裡身分认同很单纯自由,到那边只能搞中华大杂烩!

  虽然平常在网路上很爱打口水战,一旦回归什么口水吐出来都变成***!

  这让以正蓝旗为傲、誓言呛爆独派的姊妹们该如何是好?

  况且以后也不会有蓝绿互斗了。

  ……大家的生存意义会消失啊!

  「小、小碧!怎么办!我们好像不想回归祖国耶……!」

  「不可以慌张!不要动摇!对……对吧!心儿!」

  「没错儿……!要做中国人儿……!想办法……安安快想办法儿!」

  三人中最年长的安安左思右想,总算给她想出个聪明绝顶的法子!

  「大家!还记得我们的『海外援军』吗!」

  安安说的是那些在网路上爱祖国爱得最认真、却定居在美国的大佬们。

  小碧与心儿本来不喜欢那种假爱国主义,现在她们俩突然开窍了。

  大伙不约而同地认知到「做个堂堂正正的(美籍)中国人」的真谛!

  「所以要去邪恶资本主义大本营、但是很自由又强大的美国吗……!」

  小碧顿时兴奋得脸蛋红滋滋!

  「洋肠出产地!真是太棒了……儿!」

  心儿一想起曾经在夜店捡自己尸的老外,就情不自禁地颤抖!

  既然姊妹们都赞同这个主意,接下来就靠她这位老大姊先立个榜样了。

  「哼哼……我要认真了!」

  苏安安,三十六岁,身高一点五五米,体重五十四公斤,E罩杯。

  身为正蓝旗少数的优质单身熟女,早在最初她便决定了自己的回归媒介。

  ──浓妆!夜店!喝到爽!然后贴著美国人装醉!

  「OH!胎万妹偶府!尼喝醉惹偶!」

  因为并非英文系出身,在安安和多数女生眼裡外国人都是一个样。

  但是她有秘技!

  只要往最强壮的黑人身上靠,绝对不会有错!(←错惹)

  目标锁定,接下来就是厚著脸皮一次黏到底!

  首先是用垫了几层水饺的假爆乳磨蹭粗壮多毛的黑手臂!

  「OH……!」

  接著解开两个钮扣,完全曝露乳沟之馀也露一点点乳晕出来!

  「WOW……!」

  再来趁对方注意力都在胸口时,主动摸向那双健壮的大腿!

  「YEAH……!」

  最终必杀技是摸到关键部位前打住、进入尸体模式!

  「SO HOT……!(PHYSICAL)」

  酥胸半露的美熟女自己送上门,又有多少人招架得住呢?

  一时半刻过后,百般献媚的安安终于成功被黑人捡尸了!

  房间一开、衣服一脱,蓄势待发的安安主动扑抱上去,噘起亮桃色双唇。

  「啾噗!啾噜!啾咕!嗯!嗯咕!嗯噜噜!啾噜噜噜!」

  胡乱盖上的桃色唇印令黑人的外翻嘴唇处处留香,充满口红气味。

  这股味道很快又被两人交融的口水冲散,成了带有酒气的口臭味。

  吻著吻著,黑人手掌摸上她那偷偷拿掉水饺垫的大红色胸罩、用力一掐!

  「啾噜!啾、啾……嗯齁!」

  难以抑制的美好预感结合久未被粗暴揉乳的痒劲,使安安舒服地迸出淫吼。

  她一被抛到床上就赶紧脱去胸罩,两颗肥美的黑乳头高高挺起。

  黑人穿著红三角,垂著尚未勃起就大得吓人的老二趴到安安身上。

  气味浓厚的嘴唇吸住隆起的黑乳晕,唇口滋滋地缩紧至乳头后开始吸吮。

  啾噗!啾噗!

  「哦齁……!奶头被吸了……!」

  安安的乳头因为又大又黑、乳晕还是隆起型,以往很少被男伴呵护。

  黑人的吸乳使她宛如久旱逢甘霖般欣喜,肉感的身体贴住对方嘶嘶蠕动著。

  乳头在炽热的嘴腔内被吸食、轻咬后受到舌尖灵活地逗弄,越来越舒服了。

  「好棒……!哦……!哦哦……!」

  待黑色大口牵著浓稠的唾液离开乳肉,两团黑乳晕都涂满了浓臭的口水。

  一双黑手将乳房上的唾液均匀抹开,接著啪啪地拍起洋溢著水光的乳肉。

  「齁……齁哦哦!」

  啪滋!啪滋!

  敏感的黑乳头每次挨打都越发胀挺,被掌心压扁揉蹭就如电击般酥麻不已。

  仅仅是玩弄安安的乳头,都能让这个中年慾女爽到仰首呻吟、抖个不停。

  红三角飒爽一扔、粗大上翘又黑得发亮的巨根一登场,安安简直要晕了!

  「天啊……!太、太大了吧……!」

  这根黑屌跟她手臂差不多粗,长度起码二十公分,重点是从头硬到尾!

  以往只能在色情网站上看见的大黑屌竟然活生生出现在眼前啊!

  安安这下可是把回归作战抛到脑后、全身都因为大黑屌兴奋起来。

  「嘶、嘶嘶……哦齁!味道好臭!」

  乒──!

  稍微鬆软下来的黑乳头迅速勃起,又大又粉的阴蒂亦退皮而出。

  「实在是……超粗的……!」

  右手握住大黑屌、左手捧起热烫的睾丸,安安一脸陶醉地用脸颊擦著肉棒。

  「啾!啾!啾嗯!啾!」

  桃色唇印从湿臭的龟头一路往根部盖印,最终来到热呼呼的臭睾丸上。

  「啾噜!啾!啾!嗯──嘛!」

  安安几乎把整团阴囊都吻上自己的唇印,然后邀功似地抬头望向黑人。

  「啾噜!嘶、嘶噜!嘶噗噜噜──!」

  她把充满精腥味与口水味的臭睾丸含入嘴中不断啜吸,同时给对方揉著奶。

  吸睾维持了一分钟,才随著黑人拍打她的脸蛋而圆满落幕。

  「齁哦……!嘴巴都是黑肉棒的味道……!嗯噜噜──呜噜噜噜──!」

  两手扣住强壮的后颈、露出发情母猪脸的安安正在黑人面前伸舌空舔。

  不料黑人却把她甩到床上──毕竟这女人满嘴老二味嘛。

  粗大的手指将安安的红色蕾丝内裤扒下,拨开已经兴奋流汁的黑阴唇。

  粉色屄肉夹在灰黑阴唇内,四周则是一片剃毛后刚生出来的灰渣渣。

  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剃毛行为让黑人摇了摇头,姑且先用手指挖弄一番。

  「哦齁……!外国人连手指都好粗啊……!」

  听不懂这个熟女在说什么,总之应该是很爽吧!

  虽然看到髒兮兮的屄肉时有点后悔,不过这女人汁多又会叫,将就点吧──

  如此想著的黑人抽出手指,安安仰首一叫之际,巨大龟头已撞向她的肉穴。

  「呼……!呼……!」

  噗滋!滋啾噜噜──

  「呼齁哦哦哦……!」

  尺寸有点不合,但不要紧,安安淫水多到足以让过大的肉棒一口气塞到底。

  她那拒绝过许多小屌的屄肉,一碰上如此壮硕的黑屌就整个屈服了。

  酥麻感自穴口往内传播,滋滋蠕动的肉壁逐渐被黑屌拉直,龟头直顶子宫。

  「怎么会……哦齁!」

  还没开始抽插,小穴就已经臣服在这个男人的老二之下了。

  瑟缩于阴道深处的子宫也无法避免黑屌入侵,颈口正被龟头顶得阵阵痠麻。

  「呼……!哦……!哦、哦呼……!」

  噗嘶!噗哔──

  不过是给黑屌塞满肉穴,安安就越喘越急,后庭甚至无力地放出屁来。

  她浑身都在冒汗,好像刚跑完长跑,所有的力气都在肉穴裡被肉棒击溃。

  黑人见状,两手深深压在她的腹肉上,开始抽插这块汁多肉软的淫肉。

  「齁……齁哦……!齁哦哦哦……!」

  将阴道整个堵塞住的肉棒来回磨擦著,每一下都令安安爽到淫吼不止。

  要是现在伸手摸阴蒂绝对会洩的。

  不,即使只摸乳头也会高潮。

  ──因为小穴早就已经处于临界点了!

  「齁哦!齁!哦!哦!哦齁!哦呵!呵、呵呃……呃呜啊啊!」

  滋!滋!滋噜!滋咕!

  黏稠的抽插声将大量爱液连番捣出,这口深井彷彿有著取之不竭的淫水。

  不一会儿,贴住肉棒磨蹭的黑阴唇放弃似地鬆开、摊平,淫水汩汩流下。

  「受……受不了!齁!齁!齁哦!要洩了!洩了齁哦哦哦──!」

  咕啾啾──

  抱住热烫背肌大声淫吼的安安,肉穴随之用力绞紧黑肉棒。

  然而她的力气一下子就用尽,不管下面怎么绞,最后都无力地鬆弛开来。

  黑人啪啪地甩打她的大奶,趁著安安享受快感驰走时加速猛干!

  「齁哦!不、不行!齁!会死掉的!我会爽死……哦齁哦哦哦──!」

  啪滋!啪滋!啪!啪!啪滋!滋咕、噗咻噜噜──!

  气势磅礡的五连攻以龟头深压子宫颈、喷射出浓热精液做为完美的收场。

  被如此强壮的黑屌干到高潮又零距离内射的安安,终于忍不住翻起白眼了。

  「精液……流进来了……!啊嘿……!」

  忽然间天旋地转,原来射完精的黑人还不满足,把她翻过来继续第二回合。

  肉棒咕滋一声拔开后,整个肉穴舒服地放鬆下来,精水咕噜噜地流出。

  安安还在享受内射后精液流出体外的舒畅感,屁眼就滋地一声被撞开了!

  「齁哦哦……!」

  裹著淫汁的粗手指插入肛门内,一口气贯通紧闭的肛门括约肌。

  没想到会走后门的安安羞耻地抱紧枕头,高高翘起的大屁股轻微颤动。

  噗滋!咕滋!咕滋!滋啾!

  「齁……!齁……!齁哦……!齁哦……!」

  虽然只有一根手指,老外的指姦果然还是很强烈啊!

  等到这根沾了些排泄物的手指拔离出去,安安的屁眼依依不捨地朝外隆起。

  黑人对兴奋收缩中的屁眼吐出一口浓唾,接著用粗大龟头压向深灰色肛门。

  安安在肉棒与屁眼的磨蹭中尽情呻吟,当龟头开始加压,声音随之破碎。

  「哦……!哦哦……!」

  咕滋!咕滋!

  「太……太大了……!不行啊……!」

  屁股以肛门为中心迅速胀热,不断攀升的热度中产生了一阵撕裂感。

  「噫噫……!不要啊……!屁眼要裂开了啊啊啊……!」

  噗滋──滋噜噜噜!

  「……噫齁哦哦哦!」

  肛门括约肌被龟头撑到极限后,整根肉棒宛如蟒蛇入洞般深深地插入。

  炽热的括约肌扩张感令安安拉长了悲鸣,直到肉棒深插到底方才罢休。

  「哦齁……!屁眼……被打开了……!被超猛的黑肉棒撑开了……!」

  前所未有的扩张感──拥塞感──肿胀感──以及撕裂感一併爆发。

  又疼、又烫、又胀的感觉合而为一,成了一股巨大的充盈感。

  体验到被黑人巨屌支配的感觉,安安顿时又羞又爽地哀叫出声。

  「齁哦哦哦……!」

  咕啾!咕啾!

  含著精液的肉穴亢奋不已地配合脱力的肛门收缩,挤喷出腥臭的精水。

  两隻粗手掌顺著腰身抚过腹肉,再往上来到压扁于床上的乳房捏揉一番。

  随著无力的身体深压于床的黑乳头被揪了出来、狠狠一捏!

  「齁哦……!」

  紧接著沾满热汗的隆起乳晕也被黑人手指夹住、使劲搓揉!

  「噫噫噫……!」

  乳尖之痛深深地扎进后庭充盈感中,使扭曲的桃唇迸喊出绵长的淫鸣。

  呻吟未落,从肛门贯通括约肌、抵达直肠深处的大黑屌开始动作了。

  「噫噫……!噫咕哦哦哦哦……!」

  噗滋滋──咕滋滋──

  粗到不行的肉棒来回磨蹭著撑开到极限的屁眼,每一下都让安安彻底脱力。

  反射性往外推弄的肛门,又在肉棒挺进时承受双倍的刺激感。

  一推一拉的运动看似相互配合,实则乃是黑人肉棒单方面在带动节奏。

  「齁……!齁哦……!齁哦……!呜、呜齁……!齁哦哦……!」

  沾满肠液的龟头每次都外拉至括约肌之间,强制升高后庭的热度。

  当安安以为肉棒要抽出时,整根黑屌又往前深深地塞满热呼呼的直肠。

  如此反覆十几下之后,备受玩弄的肛门括约肌开始鬆弛了。

  安安的屁眼逐渐习惯了黑人老二的抽插。

  「呜……!呜咕……!呼……!呼、呼齁……!哦哦……!」

  啪滋!啪滋!啪!啪!

  黑屌越动越快,彷彿在帮安安通肠子般来回抽送,操得她满脸通红频颤抖。

  即使被干到肚子咕噜叫、肠内不停蠕动,黑人也没有停止的迹象。

  她的羞耻心就在脱力的后庭洩出连环臭屁时爆发了。

  「呜……呜齁……!太猛了……!黑人肉棒太猛了啊……!」

  噗!噗啵!噗啵!噗滋噜噜──

  随肉棒抽插而起的三连屁之后,是一阵夹杂粪汁的水屁声,安安羞得猛颤。

  屁眼从正式抽插前就到极限了。

  再被这么威猛的肉棒干下去,肯定会失禁的……!

  「哦、哦齁……!齁……!屁眼……!齁……!不行了啦……!」

  即便感受到肠内汹涌而至的柔软物,黑人依旧挺直了鸡巴猛干安安。

  强壮龟头无畏地迎战从结肠鱼贯而入的软粪,以高速头槌将它们撞烂撞碎。

  化为稀便或碎粪的大便从紧密结合的肉棒与肠壁间流动,终于来到肛门口。

  噗滋!噗!噗滋!噗滋!

  「齁哦……!齁哦……!大便……出来了啊啊啊!」

  粪汁从极限扩张的灰色肛门边缘溢出,接著连小块的粪便都挤了出来。

  恶臭味正欲瀰漫,黑屌忽然加足了马力、全力抽插这个脱粪中的屁眼。

  「呜齁……!哦、哦哦哦……!」

  啪滋!噗滋!噗!啪噗!啪!啪!

  大动作抽插让挤成长扁状的粪便不断流出,粪便落床后立刻淋上一层淫水。

  每当黑人的搅屎棍深深顶进浓臭的直肠深处,安安的肉穴就跟著喷出淫汁。

  插一次喷一次,不用几下就把自己拉出的大便喷得满满都是爱液了。

  「呼……!呼……!齁……!齁呜……!呜、呜咕呜……!」

  流畅地操著肛门的肉棒猛地一插,两条黑手臂伸往安安大口喘气的脸蛋。

  一手勒住她的脖子,一手压住头顶,然后整个身体往她背上一压──

  噗咻──!

  「哦齁……!」

  噗咻──!噗咻──!

  「哦咕……哦哦哦!」

  后庭被完全征服的畅快透过射精直衝脑门,使缺氧的安安酥麻地翻了白眼。

  滋噜噜──噗!噗咕噜噜!

  长达二十公分的粗大黑屌一抽走,鬆弛下来的灰屁眼马上吐出大量臭粪。

  全身无力地趴在床上、两腿弯开著脱粪的安安,一脸满足地看向男伴──

  只见沾了大便仍威风不减的黑屌昂首挺立,印有桃色唇印的睾丸亦鼓胀著。

  这根射过两发精液的黑肉棒再次逼近气喘吁吁的脱粪熟女。

  过了一个小时──

  「不……不行啊……!屁眼要坏掉了啊啊啊……!」

  两个小时──

  「哦齁……!哦齁……!受不了了……!真的……真的要死掉了……!」

  三个小时──

  「怎么又是屁眼……!噫噫……!让我休息一下啊啊……!」

  当天色开始转亮,彻夜激战超过八小时的安安这下完全动弹不得了。

  她从一小时前就以大字状瘫软在床,浑身洒满汗水、精液与黑人的小便。

  满足、满足又满足的淫肉塞满黏稠的精水,肛门则是被操到外翻又脱垂。

  即使已将包满大便的床单扔进浴室,这个鬆弛屁眼仍在肛交中陆续脱粪。

  黑人操到再也硬不起来之后,继续用指姦玩弄她到天亮。

  「呼……呼……爽……超爽……!啊嘿……!」

  不晓得被内射多少次的子宫都给精液撑鼓起来了,安安极度满足地傻笑著。

  到安安昏睡过去为止,黑人都跨坐在她脸上,让她舔舐腥味浓烈的臭睾丸。

  每当她快要睡著,红肿的淫肉就响起「啪!」一声。

  「齁哦……!」

  滋啾!

  垂软的阴蒂连著肉穴受到衝击,登时引发淫肉收缩并挤出温热的淫水。

  黑人就这么边抽著菸、边把打醒安安当做消遣,折腾了半小时才准她入睡。

  以结果来说,安安成功用肉体攀住了这个黑人。

  虽然比起交往更像是砲友,两人在相识砲后没多久便暂时住在一块了。

  过了一阵子之后──

  「我不想再背英文了啦!安安,也让我参一咖嘛!」

  谢育碧,三十四岁,身高一点六米,体重五十三公斤,C罩杯。

  每次聚会都看到安安跟黑人打得火热的小碧,终于决定放弃托福考试了!

  「我、我也要!人家都钓不到优质洋肠……儿!」

  谭心儿,三十二岁,身高一点五八米,体重五十五公斤,F罩杯。

  好高骛远的心儿也在履战履败后,投入正港尼哥的怀抱!

  安安自然不负好姊妹们所託,一句话就让黑人弟兄紧急参战!

  三男三女进到安安那满是用过保险套与卫生纸的房间,立刻自成一对。

  三双黑手自脱光光的熟女们背后伸出、狠狠地抓紧垂晃的奶子!

  只见领头的安安扬起右臂,露出满是灰渣的腋窝,羞红著脸敬礼道:

  「台女一号!苏安安!三十六岁!现在要跟最喜欢的黑肉棒合体──!」

  噗滋!滋噜噜──

  「哦齁……!一下子就……!插屁眼……!」

  安安全身颤抖著趴下去给黑人干,换脸红心跳地被肉棒顶住屁眼的小碧喊:

  「二号!谢育碧!三十四岁!因为跟黑人是第一次……」

  咕滋!咕啾!滋啾噜噜──

  「……咕齁哦哦哦!第一次打砲就是肛交啊啊啊啊……!」

  小碧也趴下去享受黑屌刷后庭的快感,换主动磨擦肉棒的心儿皱眉敬礼道:

  「台女三号!谭心儿!三十二岁!最喜欢外国人的大鸡鸡──儿!」

  滋噗!滋、滋噜噜噜──

  「噫嘻……!果、果然超大的……!啊……!呜……!呜齁……哦哦哦!」

  三个爽到淫水狂流的熟女像条母狗般趴著,在主人推动下靠近彼此。

  「啾!啾噜、啾……齁哦哦!」

  与小碧舌吻到一半的安安突然失神淫吼。

  「啾噜!嘶、嘶噜!嗯噜!咕、咕呼……!哦哦……!」

  抱住心儿吸吮著舌头的小碧也禁不住肛门的刺激而恍神。

  「啾!啾!啾噜!啾咕!啾!呜……呜嘻!腿都……!软了……!」

  片面亲吻著姊妹们的心儿则是多撑了一会儿,才目光呆滞地流下口水。

  三条母狗皆迷失于黑屌戳肛的强烈刺激感,并随著阴蒂遇袭纷纷回神。

  时而咕啾啾地搓揉──

  「噫噫……!阴蒂洩了……!洩了啊啊啊……!」

  时而啪啪地拍打──

  「哦齁……!这个……!太……太猛了!要去了……!」

  时而滋噜滋噜地蹭弄──

  「不要啊啊……!高、高潮了……儿!」

  剧烈肛交中被玩弄阴蒂的母狗们相继高潮,湿臭淫肉挤喷出氾滥的淫水。

  不久后,黑人弟兄各别射精、拔出、让屁眼大开的母狗们喷出满地大便。

  「啾咕!滋、滋咕!滋噗!滋噗!噗呼……好臭啊啊!」

  「嗯噗!嗯咕!噗、噗咕呜呜……!大……大便的味道……呕噁!」

  「嗯噜、呼噜噜噗!嘶噜!嘶噜噗!清、清乾淨了儿……!欸嘿嘿……!」

  母狗们用涂成桃色或橘子色的嘴唇仔细清洁被她们弄髒的黑屌。

  因为是临时约砲,没有事先清肠,上头的大便只能靠自己的舌头来清理了。

  舔到满嘴粪臭味的母狗们没有漱口的时间,马上就被各自男伴压倒在床。

  沾满口红印与唾液的粗壮黑屌对准三对外翻的淫鲍,立刻插它个满堂彩!

  「齁哦……!齁哦……!好厉害……!子宫又挨揍了……!」

  噗滋!噗滋!噗!噗嘶!

  分不清楚是打桩式抽插、还是鬆弛屁眼喷气的声音从安安股间发出。

  「这是什么……!什么啊……!子宫……?子宫被肉棒顶到了……!」

  啪滋!啪滋!啪!啪滋!

  因为没有经常肛交,小碧的白屁股还能闭得起来,肉穴抽插声十分清楚。

  「噫齁……!齁……!齁哦哦……!子宫好痠……!好麻儿啊……!」

  咕滋!咕啾!啪!啪!

  深入心儿肉穴的黑屌以规律的抖动与抽插交替织出动听的旋律。

  只要渴求著粗大黑屌的阴道被拉直,这些中古肉穴就再也没有招架之力。

  黑屌每次深插都会用力撞击子宫,让母狗们在强烈痠麻感中舒服地脱力。

  接连撞个几十下,床上又被母狗们体内喷出的东西染出一片恶臭。

  「齁哦哦……!大便……挡不住啊啊……!」

  安安那皱折深厚的大屁眼自然是流出更多粪便。

  「咕呕……!呜……呜噁呕呕……!」

  小碧从舔舐粪屌时就反过胃,这次子宫更是被顶到频频作呕。

  「齁……!齁……!尿……尿尿……出来儿……!嗯齁哦哦……!」

  心儿一手抱住黑人、一手猛搓阴蒂,在高潮中舒服地漏出热尿。

  子宫被粗壮龟头揍得乱七八糟的三人,终于在黑屌齐射下迎来最爽的高潮。

  「哦齁……!子宫要被灌满了齁哦哦哦……!」

  安安的黑乳头在此刻胀到巅峰,肉穴喷汁,肛门脱粪,彷彿全身都在高潮。

  「要怀上黑人宝宝了……!呜齁哦哦哦……!」

  小碧的粉嫩乳头也随著淫肉收缩、热汗狂流而硬梆梆地挺起来给黑人扯弄。

  「精液……喷进来了儿!啊嘿欸欸欸──!」

  心儿的咖啡色乳头与渗汗大乳晕用力鼓起,让射精中的黑人大口吸奶。

  几乎同时高潮的母狗们浑身喷汗、不断喘息著,肉穴咕噜噜地流出了精液。

  淅沥沥沥──

  再加上黑人弟兄的深黄臭尿,很快地三人都变成满身尿骚味的便器了。

  「啾噜!啾!啾呵!呵嗯……!」

  安安前一刻还轻飘飘地亲吻坐在她脸上的臭睾丸,忽然一记臭屁迎面吹来!

  噗嘶──噗!噗哩!

  「……嗯齁!好、好臭!该不会……!」

  安安闻屁的同时,小碧也被薰鼻恶臭吓到回神,只见黑屁眼正缓缓敞开。

  噗哩!噗!噗滋哩哩──

  「噫噫……!不、不要……!要变成黑人的马桶了儿……咕噗呕呕!」

  三条粗硬臭粪直入母狗们嘴裡,她们心裡虽然抗拒,却没有闭上嘴巴──

  就这么含著黑人的大便,在强烈作呕中,以腥臭的肉穴挤喷出黏稠的精水。

  ──在这之后,小碧和心儿都加入安安的黑人女友计划中。

  她们努力赚钱、费心打扮来讨好黑人弟兄,成为週週交欢的好砲友。

  半年后,三人都挺起圆滚滚的肚皮,与黑人弟兄一同搭上梦想的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