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家人在北方是有名的水贼,他们依仗高明的水中功夫横行炎河数千里水
面。由于利益的关系他们与炎河上最大的帮会发生了冲突,可因为对方人多他们
败下阵来。在危急关头展云救下了他们,曲森一家也厌倦了强盗生涯,便认展云
为主人离开的炎河。

  展云本想让他们在自己的大宅子里居住,可他们喜欢住在岛上。曲森还是展
云船行的调度人,为昌隆船行立下了不少功劳。
  不多时用猪婆龙烹饪的菜肴摆上了桌子。

  「老曲!船行里还好吧……」展云最信任的就是曲森与屠百川。

  「基本都是老样子……」曲森大口吃着酒肉。

  「前几天少夫人和她师哥与一个年轻人来岛上游玩了……」鲨婆婆接过了话
茬。

  「你认识吗?」展云吃了一口猪婆龙的肉果真非常鲜美。

  「不认识听口音是鲁东那边的!不过我始终觉得这年轻人对岛上的环境很熟
悉,少夫人的师哥也是如此……」鲨婆婆在思索着什么。

  「柳勇师哥就是云陵府人,有可能来过这里……」展云不以为然。

  「那个年轻人我知道!在炎河老家的时候,我在一个集镇上见过他。我后来
听说他就是绝剑秀士上官浪,长得高大英俊在江湖上是有名的年轻高手……」在
做水贼的时候,邱琳就是专门负责探风踩点,对江湖上的人物非常了解。

  「不说这些了……今晚咱们就好好喝酒吃肉。」展云终结了话题。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展云经常像这样来看望他们。

  吃饱喝足之后月上枝头天色已晚,展云谢绝了曲森他们的挽留。一尾轻舟在
曲森的驾驭下快若奔马,这次出门前后一个多月的功夫,自从展云结婚以来这是
他外出时间最长的一次。

  「少爷!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曲森放慢了划桨的速度。

  「婆婆妈妈可不是你的风格,有什么事就说吧……」展云看着天上的明月,
在皎洁的月光下云陵湖有一种独特的美。

  「有可能是我眼花了……少爷你别在意……」这个巨人一般的壮汉还是有些
支支吾吾。

  「别磨叽了!快说吧……」展云猜不出曲森要说什么,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在
他身上发生过。

  「那天少夫人来岛上游玩的时候,她和那个绝剑秀士去了岛西面岸边的大柳
树下面……我当时正在不远处的水里抓老鳖……看到少夫人跟绝剑秀士靠的很近,
而且他还摸少夫人的屁股……」曲森说的有些吞吞吐吐。

  「……你有可能看错了……这件事以后别提了……」展云对曲森微微一笑。

  「我也觉得是看错了……」曲森又奋力划起双桨。

  展云心里却泛起了嘀咕,他知道曲森天赋异禀不但能在水中憋气半个时辰,
而且他的双眼更是与众不同。曲森的双眼不但能在水中视物,而且在水面三尺之
下看清水面以上的景物。

  回想起夏芳容与自己结婚以来,两人的感情非常融洽。展云不相信妻子会做
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也真有可能看走了眼。

  展云的宅子就在江边,为了方便他还在自己门口不远的的地方修建了一个小
码头。

  曲森将展云送上岸就回去了。

  急匆匆的来到这家门前,朱红色的大门与上面的铜钉显示着主人的举人身份,
门梁上还挂着两个大红灯笼,上面写着展府二字。轻轻叩响门环,展云的心里不
由有些激动,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妻子了。妻子那美轮美奂的胴体浮现在脑海,
展云的身体突然有些燥热。

  「谁呀……」随着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大门被打开了。

  「……咦……是少爷回来了……」开门的是一个年近四旬的汉子,身材不高
有些偏瘦不过嗓门很大。

  「我怎么没有见过你?……老吴头那里去了……」展云打量着走在前面打着
灯笼的汉子。

  老吴头是展云家里的长工,从展云父亲在世的时候算起,他已经在这里干了
有二十多年了。可以说展云是老吴头看着长大的。

  「我是老吴头本家的一个侄子叫吴彬,我称呼他二叔。前几天我二叔的肺痨
犯了,就让我替他看几天大门……少爷你别担心老毛病没有什么大碍,回乡下老
家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吴彬说的是本地话看样子非常健谈。

  「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你回去休息吧……」展云知道老吴头确实有肺痨的毛
病。

  「那请少爷走好……」吴彬躬身离开了。

  展云的府邸是三进的大宅子可佣人很少,前面是佣人住宿的地方。二进院是
会见宾客的大厅,东西两厢还有几间客房。最后面是花园与展云起居的地方,平
常没有展云的允许那些下人是不可以进入这里的。

  来到两进院子之间的大门前,俏丫头夏雪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姑爷回来了,小姐正在放了等你……」俏丫头曲身做了一个万福,然后在
前面引路。

  「这么长时间没见想我了吗?」展云伸手在俏丫头浑圆挺翘的屁股上摸了一
把。

  那柔软滑腻的手感让展云心里一荡,可随即又感到有些奇怪。因为以前展云
每次吃这俏丫头的豆腐时,她都会害羞的躲避,可这次她没有丝毫的反应。对此
展云倒是没有太在意,他此刻满脑子想的自己美丽的妻子。

  来到小楼一进入卧室展云就看到妻子正靠在窗前,俏生生的望着自己。

  「夫人我回来了……」展云冲向前一把搂住了妻子。

  「夫君!我好想你啊……」夏芳容主动献上了香吻。

  吸吮着妻子甜美的香舌,展云的大手伸进了她宽松的长袍里。妻子长袍里面
竟然没有穿肚兜,高耸的奶子一下就被展云抓了过满把。滑腻的奶子在展云手里
滚动,充血的奶头已经肿胀挺立。

  展云的大手又向下面游走,穿过平坦结实的小腹直接按在了妻子那肥鼓鼓的
浪屄上。妻子的下身也没有穿裹裤,展云感到她的浪屄已经淫水淋漓,就连阴阜
上面的屄毛也湿漉漉的。

  「容容!你的小屄怎么这么湿啊……」展云一边调笑着妻子一边用手指在她
两片肥厚的阴唇之间滑动。

  「……刚才一听到你回来了……就突然特别的想……快给我吧……」夏芳容
娇喘如兰柔软的小手隔着衣服搓揉着丈夫早已坚挺的肉屌。

  「好!这就肏你的小小骚屄……」展云将妻子的身体转过去,让她手扶着窗
台撅起屁股。

  当展云将粗长坚硬的肉屌肏进妻子的屄缝时,透过敞开的窗格看远处有一个
黑影一闪而没。展云已经顾不上推测那是什么东西,全身的感官都被妻子那火热
湿润的浪屄吸引住了。

  在云峰岛上其实是又两座山峰,人们只注意那最高的云峰,旁边那矮小的山
峰经常被忽略了。这个小山峰东南角紧靠湖面是笔直的悬崖,下面就是惊涛拍岸
的云陵湖。在这里有许多湍急的旋涡暗流,就连水性超凡的曲森父子也不敢在此
一试身手。

  小山峰上面倒是非常平坦,长满了松树与灌木。在树林靠紧悬崖的边缘有一
小片开阔地,上面有两个小小的坟丘。每过一段时间展云都会来这里祭拜一番。

  从安平府回来已经三天了,今天傍晚展云又准备好了祭品与纸钱来到了坟前。

  夏芳容站在展云身后不远处,旁边是看大门的吴彬,这些祭品与纸钱都是他
挑上来的。夏芳容曾经问过展云这里埋的是谁,丈夫说是他家里的两位老长工。

  为此夏芳容还向老吴头打听过丈夫没有骗她,这两位老长工在展家的时间比
老吴头还长,展云就是他们照顾大的。

  每次来的这里展云的心情都好非常沉重,在这两座坟丘下面长眠的两人不但
是家里的老长工,更是自己的授业恩师。他们将全部的所学尽数传给了展云,而
是自己甚至不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

  展云之所以买下云峰岛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两位恩师也非常喜欢这里。尤
其是黄昏的时候,他们喜欢站在这里欣赏落日余辉中烟波浩渺的云陵湖。所以展
云每次来祭拜都选择在黄昏十分,这样他感觉离恩师更近一些。

  回头看了看妻子与一脸恭敬的吴彬,再看看一张张的纸钱在火堆里化为灰烬,
展云心里升起一股惆怅。

  这一两年来每次祭拜,都是妻子与俏丫头夏雪跟随。可这三天以来夏雪好像
有什么心事,老实刻意的回避自己。展云打算今晚回去以后找夏雪谈谈,问问她
是不是有什么难处或者别的想法。

  展云又拿出一砸纸钱准备放入火堆,突然发现在一张纸钱上面歪歪扭扭的写
了两个字—-小心。

  这是有人在向自己示警,展云不动声色的将这张纸钱烧掉,开始默运玄功让
自己的触觉向四周蔓延。果然在二十丈外感到了有人微弱的气息,而且还不止一
个。能在这么近的距离潜伏不被自己发现,展云知道对方一定是绝顶的高手。

  就在展云猜测这些人是谁的时候,一阵破空之声从身后传来,七把飞刀如闪
电一般向自己的后背射来。紧跟着七道人影犹如穿林之隼从松树林的藏身处蹿出,
看样子他们好像是在追赶前面的飞刀。

  「有刺客……」展云双掌拍地身躯如同猎鹰盘旋而起,七把飞刀几乎是贴着
他的鞋底射了过去。

  展云的身形还没有落到,七柄寒光四射的长剑裹挟着凌厉的剑气向他刺来。

  「勾魂……」展云怒吼一声双臂急挥好像瞬间化作了千臂神魔。

  千百道掌影仿佛千百个狰狞的鬼脸,在展云身前化作了铜墙铁壁,又如同一
股龙卷飓风挡住了七把长剑。

  「夺魄……」展云化掌为指几乎在同时点在了七把长剑上,居然发出了金铁
之声。

  在指间与剑脊碰撞的瞬间,展云借力则飞十余丈外,挡住了正提着扁担要冲
上来的妻子。而原先扁担的主人吴彬,已经躲到了一株松树后面。

  「容容!你先躲起来,我对付他们……」展云经常看妻子练功,他知道妻子
功夫的深浅。虽然夏芳容的剑法也可堪称一流,可江湖四凤的称呼更关注的是她
的美貌。

  「不!咱们夫妻今日一起对敌……我逸凤的雅号也不是白叫的,江湖上的刀
山剑海我也见识过……」由于是前来拜祭夏芳容没有携带兵器,只能双手紧握扁
担。

  七位偷袭者已经定住了身形,展云发现他们虽然高矮有别,可都以黑巾蒙面。

  「我与各位有什么恩仇,你们为什么袭击我……」展云用身体挡在妻子身前。

  七个蒙面人没有说话,而缓缓挥动长剑默默运气,准备发起下一轮的进攻。

  展云突然这七位蒙面人中又一个人的体型非常的眼熟,还没有来得及细想七
柄长剑又向毒蛇一般袭来。而在此同时一股钻心的刺痛从后背传来,展云扭头一
看顿时愣住了。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的妻子手里多了一柄短剑,而剑锋已经深深刺
入了自己的体内。

  在地上放在已经分为两截的扁担,看来这把短剑是事先藏在扁担里面的。

  七柄长剑已经近在眼前,那毁天灭地的剑气如海啸一般向展云席卷而来。这
时展云看到那个体型熟悉的蒙面人,用的是擎天十三式。展云对这套剑法非常熟
悉,由此可以认定这人就是自己的岳父擎天剑夏百进。

  而另一个人所使用的剑法也很熟悉,夏芳容也经常在家演练。展云一下明白
过来自己对最亲密的人暗算了,夏芳容一开始嫁给自己就是一个阴谋。

  「鬼泣……」展云双肩一阵一股无形的气浪向四周爆裂,好像一个燃烧的火
球突然爆炸一样。

  面对着排山倒海而来的劲气,夏芳容一下被震飞了出去。

  一名蒙面人的轻功极好,他率先冲到了展云面前。展云双手合十一下夹住了
他的长剑,身躯在跃起的同时双腿已经十九次踢在了他的下腹与胸膛上,最后一
脚踢碎了他的下巴。

  在这同时另一个蒙面人的长剑在展云的腋下留下了一道四寸长的口子,在他
的剑锋沾染到展云鲜血的同时。展云的中指与食指已经插进了他的双眼直达颅腔。

  展云身体急转已经滑到了那名使用他熟悉剑法的蒙面人前,此时那人的剑势
已老,只能挥动左掌打向展云。

  「轮回……」展云单掌回击迎了上去。

  一声雷霆般的巨响,凌冽的掌风让大地为之颤抖。

  那人把震得接连倒退十余步,展云的身体也倒飞了出去。就在展云的身体还
在空中的时候,一直躲在松树后面的吴彬,突然窜出双手甩出,十几道寒光向展
云射来。

  身体接连的震动,展云意识到自己被至少被六枚暗器击中了。

  体内的力量随着鲜血正迅速的从展云身上流失,而其余的蒙面人正向自己扑
来。展云感到自己在劫难逃了,可他心有不甘不想死在这些人手里。

  前面就是悬崖,展云在落到的瞬间单脚点地身体侧飞了出去,在长剑及身之
前跳下了悬崖。在坠下怒涛的前一刻,展云从腰间抽出随身佩戴的玉鸣镝,用尽
全身的功力打了出去。

  玉鸣镝伴随着一声尖利的鸣叫射向了天空,那有些刺耳的声音如一道道波浪
传出了很远。

  几个蒙面人来到悬崖边摘下了脸上的黑巾,他们是展云的岳父夏百进与观海
阁的上官风与高玄华两位阁主。另外两位是年轻人,其中一位高大修长相貌尤为
出色,他们是夏百进的徒弟魔鹰柳勇与绝剑秀士上官浪。

  「……没想到五十年前屠戮天下无数高手的大轮回手居然重现江湖……」上
官风拼命咽下了几欲吐出的鲜血,他刚才与展云对了一掌,现在五脏还在不停的
翻腾。

  「那也是昙花一现罢了!」绝剑秀士冷冷一笑看着悬崖下,展云身体在随着
旋涡转了几圈后消失不见了。

  「上官兄!没有大碍吧……」夏百进仔细打量着上官风。

  「一点小伤而已,没有大碍……」上官风心里知道自己内伤没有一个半个月
是无法复原的。

  「你说展云在临死之前为什么会发出鸣镝呢……」高玄华紧盯着湖面。

  「……哎……他可能是在示警……给别人传递消息……」夏百进开始思索起
来。

  「在岛边的码头附近还住着一家人!快去干掉他们……」上官风强忍内伤运
起轻功向山下飘去。

  「那小媳妇的相貌与身材都是上上之选……」柳勇一脸淫笑跟了上去。

  夏百进与高玄华也手持长剑跟了上去。

  山顶之上就剩下了绝剑秀士与夏芳容和吴彬,地上还有两具扭曲的尸体。

  吴彬正抱着那个被展云踢碎下巴的尸体发呆,这个人就是他的同胞哥哥生死
判官吴林。他们兄弟之江湖上最顶尖的杀手之一,吴彬的是他的本名可很少有人
知晓,而他千手灵官的外号却无人不知。

  另一具尸体也是夏百进雇佣的杀手,可惜他的佣金已经永远拿不到了。

  「挖个坑把你哥哥埋了吧!路死沟埋水死插牌,这是咱们武林中人的规矩与
命运。这里山清水秀对于你哥来说也算不错的归宿……」绝剑秀士上官浪来到了
吴彬身后。

  吴彬沉默了一会扛起了哥哥的尸体捡起了一把长剑,向松树林的深处走去。

  作为杀人夺命的专家,吴彬对生死看的很淡。这也是江湖生涯的悲哀,今天
你有可能风光无限名利双收,明天你就有可能埋骨在荒山野岭无人知晓。

  看着吴彬的身影在树林里消失,上官浪又来到了不远处夏芳容身边。

  夏芳容还是躺在地上,原本美丽的双眼无神的注视着天空。不管怎么说自己
与展云结婚两年来,他对自己非常的温柔与宠爱。有时自己甚至会忘记嫁给展云
的目。可就在刚才自己亲手将利刃插进了展云的身体,夏芳容心里涌起了一丝不
舍与愧疚。

  上官浪看着夏芳容那美丽的容貌与身材,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欲念。

  掀起夏芳容的长裙粗暴的撕去她的裹裤,夏芳容还是没有丝毫的反应。上官
浪快速脱去了自己的裤子,跪在了地上分开了夏芳容修长雪白的双腿。

  当上官浪把自己粗长坚硬的肉屌肏进夏芳容浪屄里的时候,感到了异乎寻常
的干涩与紧窄。上官浪喜欢这种用暴力撑开女人屄缝时充满阻力的感觉。夏芳容
皱了一下眉头轻呼了一声有没有了动静,上官浪开始奋力肏干起来。

  上官浪一边肏了夏芳容的浪屄,一边回忆着刚才那场厮杀。虽然这次厮杀的
时间很短,可上官浪知道这却是自己出道以来最凶险的一次搏杀。如果没有夏芳
容背后的那一剑,鹿死谁手还很难说。

  展云的身手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那凌厉的招式与精纯的内功都是他们平
生仅见。

  「展云!我正在肏你老婆,从今之后她就属于我了……有本事你化作厉鬼来
找我……」上官浪感到夏芳容的浪屄润滑了许多,随即肏干的速度更快了。

     ***    ***    ***    ***

  第二天一个特大的消息在云陵府散播开来,本地最年轻的富豪在云陵湖游玩
的时候失足溺水身亡。一时间偌大的云陵府出现了数个版本的流言。

  有人说他的岳父擎天剑夏百进组织了上百人打捞,才从湖底找到尸体。不过
展云的尸体被鱼鳖啃噬严重,在出水时已经血肉迷糊五官都无法辨认。也有人说
展云是被湖里的水鬼拖下船的,反正众说纷纭说什么的都有。

  不管外人怎么评说,在夏百进的主持下展云被隆重的安葬了。作为展云唯一
的妻子,夏芳容接管了他生前所有的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