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云用最原始的方法解除了邱琳体内的淫毒之后,没有丝毫的耽搁就直奔辛
州。由于邱琳的浪屄被肏的红肿不堪,展云只能背着她行进。路上展云已经把事
情的经过告诉了邱琳。

  邱琳当时没有说话,看展云听到了她轻轻的呜咽声。

  展云把轻功运用到了极致,感到辛州与屠百川会和之后。展云让屠百川骑快
马连夜赶往七星楼示警,自己则安顿好邱琳之后则赶往风云山去袭杀氤氲神君。

  展云知道氤氲神君的毒技天下无双,去的人太多反而误事。展云是一个恩怨
分明的人,自己在命悬一线之时被七星楼搭救,展云一定要还这个人情。

  进入山谷之后展云发现里面的雾气有了变化,在外面雾气随着气流缓缓的漂
移,可山谷内的雾气像是凝结住一般。展云在审问毒剑的时候得知,山谷内的这
些雾气非同一般,而且一种含有剧毒的瘴气。一般人吸入这些瘴气之后,不出半
刻功夫就会口吐白沫窒息而死。

  展云并不惧怕这些瘴气,他的周围好像有一面无形的气墙,瘴气在他身前三
尺的地方就自动散开了。

  由于有瘴气的屏障,白云观里根本没用什么防备。里面的人根本不会想到,
会有人在氤氲神君的地盘上打秋风。

  展云很顺利的进入了白云观,在东厢房里住着几个道士。实际上他们都是氤
氲神君的奴仆,主要负责伺候氤氲神君的起居和外出采购日常用品。

  如幽灵一般的展云无声的潜入了东厢房,当他出来的时候那几名道士已经变
成了尸体。

  白云观的面积不大,在供奉三清祖师的大殿后面,就是氤氲神君居住的单独
小院。在一株高大的银杏树旁边有一栋两层的小楼,上层的阁窗内射出微弱的光
线。

  展云知道最凶险的时刻来到了,他即将面对威震江湖近五十年的氤氲神君,
在紧张中展云又有一丝期待。纵身跃上墙头展云站住不动,好像完全融入在了黑
夜里。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之后,展云的身体开始随着夜风轻轻摇晃,就像被清风吹
过的树叶。如果你的眼神够犀利,可以发现展云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变薄了。这时
又有一阵风儿吹过,展云身体像枯叶一般飘落起来,在空中随着气流不停的滑行
旋转。

    最后像一片雪花一样落在了二层楼的窗外,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

  这是展云最高深的两种轻功身法之一银龙逐风,能使自己在不释放任何气息
的同时融入世间万物。用沾湿口水的手指轻轻在窗纸上抠开一个小洞,展云向里
面看去。

  没想到这座看起来有些简陋的小楼,里面的装饰特别的奢华,几根手臂粗细
的巨烛将室内照耀的灯火通明。同时映入展云眼帘的还有一出春宫戏码,只见在
一名赤裸的少女在趴在一张圆桌上,一名同样赤裸的男人在抱着少女的屁股肏屄。

  在圆桌的两侧还有两名粗壮的健妇,分别按着少女的手臂。少女的胴体异常
的红润,屁股还在不停的扭动,即像是在挣扎又像是在迎合身后男人的肏干。

  这时少女扭动的幅度突然加强了,而男人却停止了肏干,不过男人全身的肌
肉突然开始如波浪般滚动,好像有一股光泽在身体上流动。少女的扭动越来越微
弱,肌肤的红晕迅速的被惨白取代,最后完全静止了下来。

  两名健妇松开了少女,男人也拔出了肉屌。少女像是被抽去了筋骨滑落在地
上,身体呈现出一种怪异的扭曲。

  展云知道这名少女已经被采去元阴而死了,那个男人就是氤氲神君。展云在
毒剑口中得知,氤氲神君精通采阴补阳之术。每年连云寨进贡的三十名处女,全
部被氤氲神君采补而亡。

  氤氲神君在采补这些处女时,都会先喂下龙虎凝阴丹。龙虎凝阴丹不但是一
种霸道的春药,还能使女人的阴关松动,以便采补者更轻易的采补女人的元阴。

  男人站立不动正在炼化刚刚采补的元阴,两名健壮仆妇将少女的尸体挪到一
边。

  展云知道现在正是氤氲神君最脆弱的时候,于是运起功力准备发起袭击。

  「是谁!」氤氲神君突然睁开眼睛,抬手就是一掌。

  顿时无铸的掌风犹如狂涛向展云这边打来,展云来不及拔刀推掌迎了上去。
木制的阁窗与下面的砖墙像是被风蚀千万年的朽木,在两道强劲的掌风撞击中化
为了碎屑。

  一声霹雳般的巨响两人对了一掌,顿时烛光摇曳整个小楼都在颤抖。这只是
一个开始,两人好像幻化出无数手臂,在瞬间进行了无数次碰撞,就像天地之间
响起了无数的滚雷。

  最后两人又倾尽全力对了一掌,展云发现氤氲神君的身体荡起一波粉红色的
烟雾迅速的弥漫到房间的各个角落。尽管展云已经做好了准备,还是屏住了呼吸。

  这时一阵躲在角落里的那两名仆妇,突然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五官如厉鬼一
般狰狞的扭曲,随即倒地剧烈的抽搐,几个呼吸之间七窍流出了黑色的血液。

  「你竟然不惧我的腐骨之毒…」氤氲神君惊愕的瞪着展云,又看了看已经死
去的两名仆妇。

  「雕虫小技罢了…」展云轻轻呼吸了一下,感觉没有什么异样。

  「就算毒药对你没有作用,就凭老夫数十年功力照样能把你碎尸万段…」氤
氲神君捡起地上的道袍穿上。

  原来展云在审问毒剑的时候,发现他脖子上戴了鸽子蛋大小的珠子,通体漆
黑却散发着柔和的光泽。从毒剑口中得知这颗珠子是氤氲神君师门奇宝避毒珠,
只要把它戴在身上百毒不侵任何的毒药与迷药都不能近身。

  刹那间氤氲神君长袖飞舞,惨白的双手如幽冥的利爪夹杂着呼啸的罡风向展
云席卷而来。展云接连拍出了一百三十六掌,接下了这如山的爪影。

  一丝黑色的淡芒在氤氲神君的手里闪过,尽管那速度快如闪电,还是被展云
看到了。在转身的同时展云用反手拔出了轮回刀,挡住了那一缕黑芒。

  在撞击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与平时的那种金铁之声截然不同。

  两人再次守住招式,展云看到氤氲神君的手里多了一把黑色的短剑。这把短
剑在外形上与赤炎剑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把短剑却是纯黑色的。

  「小子!知道这把短剑的来历吗?」氤氲神君眼里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我倒想听听…」展云单手持刀傲然如山。

  「我师祖当年历经九死一生杀了一条千年虺蛇,把它的两颗巨大獠牙制成了
两把短剑,又放在几十种剧毒里浸泡…短剑炼成之时一把红光四射名曰赤炎,这
点江湖上尽人皆知…可这把通体乌黑名曰墨精,却很少有人知晓…」氤氲神君抚
摸了一下那黑水晶一般的剑身。

  「在那条千年巨蛇身上你师祖还得了一件宝物,那就是避毒珠…」展云顺着
氤氲神君的话说了下去。

  「你怎么知道?」氤氲神君大惊失色,避毒珠是自己师门最隐秘的事情之一。

  「你猜猜看…」展云用左手从腰间抽出了赤炎剑,原本散发着红光的剑柄被
他用黑布包裹住了。

  「你把我徒儿怎么了?」氤氲神君知道赤炎剑与避毒珠一直在毒剑身上。

  「尽管毒剑恶贯满盈,我还是给他留了一个全尸…」展云身上的衣物无风自
抖,他已经把功力提升到了极致。

  「我让你求死不得…」氤氲神君短剑一抖黑蒙蒙的剑气暴出三尺开外。

  冷蓝色的刀芒与红黑两色的剑气,像三条恶龙在已经纠缠撕咬。兵器的碰撞
与劲气的摩擦,让这座小楼不停的颤抖。

  「勾魂雷霆斩…」

  展云的身体突然快速的旋转,那青蓝色的刀刃与赤红色的剑法像两条闪电一
样围绕着展云流转,看上去展云身上好像多了无数层宝塔般的光辉。

  这是展云第一次用赤炎毒剑施展大轮回手的招式,与所学的刀法进行配合。
在无数的碰撞与挤压声中,室内骤然暗淡了下来。烛火像濒临死亡的病人一样剧
烈的摇晃萎缩。

  不一会烛火恢复了正常,室内再次明亮起来。

  只见展云已经把震飞到了墙角,半跪在地上用轮回刀支撑着,另一手耷拉着
赤炎剑被扔到了一边。一股鲜血溢出了展云的嘴角,在刚才氤氲神君有三掌打在
了他的胸腹上。

  而站在对面的氤氲神君脸色异常的惨白,圆睁着眼睛死死盯着展云,手里的
墨精毒剑只剩下了剑柄握在手里。

  「…你用的不是班疯子的…九幽阴煞大潜能…」氤氲神君低头看着自己胸前
涌出的鲜血,随即跪在了地上。

  刚才在两人最后的一击中,氤氲神君的墨精毒剑在巨大的内力挤压下爆裂了,
那些碎片被展云以内力打进了体内。

  「…你没看错…这是我另一位师父传授的乾罡六阳大真力…」展云吃力的走
到氤氲神君身前,一刀砍下了他的脑袋。

  随即展云以五岳朝天式盘坐了起来,他必须尽快的疗伤。

  刚才展云冒了一个极大的风险,他知道要以功力而论自己绝对赶不上氤氲神
君。于是展云将身体一半的经脉逆行,同时施展了九幽阴煞大潜能与乾罡六阳大
真力。

  九幽阴煞大潜能至阴至柔,乾罡六阳大真力至阳至刚,这两种绝顶的内功心
法截然不同,展云一直都是单独修练与使用。这次同时施展是一次赌博,尽管异
常的凶险展云赌赢了。

  两个时辰之后展云睁开了眼睛,又吐出了一口黑血不过内伤被压制住了。展
云不敢耽搁开始搜查房间,在床幕的后面发现了一个隐蔽的夹墙。里面放了一个
打理好的马包与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展云发现马包里有一些衣物与一个不小的
玉瓶,看来这是氤氲神君准备的行囊,玉瓶里一定是他威震天下的瘟毒。

  檀木盒子里全是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看来是氤氲神君炼制的各种毒药。展
云将檀木盒子放进了马包,随即离开了这里。

  当展云走出山谷的时候,白云观正在烈火中燃烧。

  青马岭西北五十里外的野狼口,连云寨与风雷堡两方人马已经集合完毕,为
了这次的袭击两方面都精锐尽出。只要氤氲神君一到,他们就对七星楼发起进攻。

  连云寨主在自己的大帐里焦急的等待,按照事先的约定氤氲神君昨晚就该前
来与自己回合了。

  「大哥不好了!刚接到寨里的飞鸽传书…前天夜里白云观被人烧毁了…」身
材有些消瘦的刑云急匆匆的进来了。

  「那氤氲神君呢?」邢飞连忙询问。

  「被人杀了…」刑云急出了一头冷汗。

  「不可能!氤氲神君名垂江湖几十年不但毒术天下无双,而且他的青煞真气
早已如火纯情以达臻境…」邢飞无法相信。

  「我也不愿相信,可确实如此…我在风云山下安排了一个弟子,准备沿路伺
候神君…可昨天一早就发现白云观的山谷里正在冒白烟,他们赶到时白云观已经
烧成了一片瓦砾…他们在废墟里找到一具烧焦的无头尸体…在尸体的手指上发现
了紫金戒指…就连忙用飞鸽向我们传信…」

  刑云将事情大体说了一下。

  「这该怎么办…」邢飞心里一沉,他知道那枚紫金戒指是自己三年前送给氤
氲神君的,而氤氲神君非常喜欢一直戴在手上。

  「寨主!刚才抓住几个七星楼的人…」这时一名紫脸的中年大汉也急匆匆的
进入了大帐,这人便是连云寨的三寨主六合潜龙郝占奎。

  「问出什么消息了吗?」

  「一被我们擒获那几人就咬舌自尽了,看一定有什么大事!而且还让跑了一
个…」六合潜龙摇了摇头。

  「不好!七星楼一定察觉了咱们的计划…这几人一定是去金矿搬救兵的…」
刑云的反应极快。

  「那我去和雷堡主商量一下…」邢飞就要出去。

  「大哥不可!雷泰之所以全力相助是因为有氤氲神君缘故…如今氤氲神君已
经遭遇不测,七星楼又有了防备…风雷堡的人一定会有所动摇,甚至会变成一个
隐患…」刑云里面拦住了邢飞。

  「你有何良策?」邢飞明白了过来。

  「如今七星楼内部空虚,我们与风雷堡的实力远远高于他们!现在只能发起
强攻了…我与你一起去见雷泰,我有办法让他与我们一起行动…」刑云阴险的一
笑。

  在几十丈外是风雷堡主雷泰的大帐,他最担心的是两个儿子也没有按时赶到。
六猛兽中的铁鹰与狂獒留在了云陵府,只有剩下的疯虎、巨灵、狻猊、云豹站在
雷泰身后。坐在雷泰身边的是一脸精悍的副堡主龙魂刀费天雄。

  「雷堡主!情况有变…」一脸焦急的邢飞闯了进来,后面跟着手捧信鸽的刑
云。

  「怎么回事?」雷泰处于礼仪站了起来。

  「刚刚接到氤氲神君的飞鸽传书!他与毒剑师徒已经潜入了七星楼,让我们
立刻发起进攻…」刑云拿出一张纸条。

  「氤氲神君怎么不事先说一声…」雷泰接过纸条看了看。

  「他老人家向来行事怪异,看了我们的赶快发兵了…」邢飞看上去对氤氲神
君也有些不满。

  「事不宜迟!咱们立马兵发青马岭…」雷泰发出了进攻的命令。

  快马加鞭的屠百川连夜赶到了青马岭,七星楼里顿时弥漫着紧张的气氛。百
里晨珍极度的愤怒与悔恨,前段时间连云寨一直在讲和,自己居然轻易相信了。

  七星楼主要的实力来自麾下的七大星君统领的七大星殿,他们分别是贪狼星
君陆定一统领的天枢殿,巨门星君戴威统领的天璇殿,禄存星君师庆统领的天玑
殿,文曲星君方维兴统领的天权殿,廉贞星君秋和统领的玉衡殿,武曲星君马千
山统领的开阳殿,破军星君司空艺统领的摇光殿。

  在七星楼发现了那座大金矿之后,各方势力纷纷觊觎,百里晨珍就把巨门星
君戴威统领的天璇殿调去护卫。最近金矿开采出了一大批金沙要运回七星楼,由
于数量巨大百里晨珍派出了势力最强的开阳殿与摇光殿负责沿途的护送。

  百里晨珍还惦记着帮助展云复仇,在展云离开不久就把廉贞星君秋和统领的
玉衡殿悄悄派到了云陵府,暗中去打探消息。如今七星楼大本营就剩下了,天枢
殿天玑殿与天权殿。这三殿加上百里晨珍的七星铁卫,不过一千余人。

  还有一件事让百里晨珍非常担心,那就是展云独自去刺杀氤氲神君。尽管百
里晨珍知道展云的武功超绝,可氤氲神君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亮了,尤其是他的毒
技更是让无数人胆寒。

  「楼主!探子来报连云寨与风雷堡的人马杀过来了…」一名威猛的大汉与一
名清瘦的老者走进了大殿。

  「他们离我们还有多远?」百里晨珍还是一如既往的从容镇静。

  「不到二十里…」这名大汉就是天枢殿主贪狼星君陆定一,与他一起的是前
来报信的屠百川。

  「快去准备吧!青马岭的土地需要这帮宵小的鲜血来灌溉…屠前辈你怎么还
没有离开…」

  陆定一出去之后,百里晨珍看了看屠百川。

  「楼主救我家主人于危难,如此大恩屠某百死也难报答万一!如今七星楼大
敌临近我自当与楼主共同进退…」屠百川对百里晨珍非常恭敬。

  「我救展云的时候并没有花多少力气,可如今你们为了七星楼却要以命相搏
…」百里晨珍心里充满了感激,人在最困难的时候才能认清谁是真正的朋友。

  今天是十五月圆风清云淡,一轮满月悬在空中。胯下的快马早已口吐白沫出
汗如浆,展云还在不停的抽打。前方的青马岭已经火光冲天,展云已经能清晰的
听到兵器的撞击声与厮杀时的呐喊声。

  「来者何人…」

  刚到青马岭下就有十几名大汉拦住了去路,从他们黑衣上面绣着的白色祥云
图案看,展云知道他们是负责清理外围的连云寨人马。展云脚尖一点马镫身体腾
空而起,如怒鹰疾飞快似闪电。

  这些大汉刚要举刀就感到一道蓝汪汪的电芒在自己眼前滑过,紧接着十几颗
大好的头颅飞向了天空。展云不敢耽搁片刻,继续向前进发。一路上布满了扭曲
残缺的尸体,从衣服上看有不少七星楼的,可更多的是连云寨与风雷堡的。

  刚行进不到百丈有出现了七八十名连云寨的帮众,为首的大汉手持一把寒光
四射的长剑,迎面向展云刺了过来。

  轮回刀犹如旋转的光轮,挡住了疾风骤雨般的三十六剑。此人的剑法与内力
绝对是超一流的水准,展云感到自己的内伤又开始有所翻腾。

  「轮回刀下不斩无名之鬼!报上名来…」展云趁着两人擦身而过的时机,闯
入了那群连云寨帮众之间。

  「连云寨三寨主六合潜龙郝占奎!」六合潜龙刚报上名号,就看到展云的长
刀已经将自己的五名手下拦腰砍成了两截。

  「三寨主的头颅不错,可否让在下摘下来一观…」展云长刀如虹在接连砍下
七颗脑袋的同时,又将两名偷袭自己的人震飞出几丈开外。

  「今晚我非杀你不可…」六合潜龙怒发张扬运起长剑向展云扑来。

  锋利的刀刃又削掉了三名连云寨帮众的小腿,在他们刺耳的惨叫声中展云迎
了上去。

  七层高的星汉楼是七星楼的最高指挥中心,这里的搏杀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
度。尽管令敌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七星楼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除了身后的
星汉楼其余的地方都失守了。

  在楼正前面的空地上,数千人正在浴血的厮杀。到处都是残肢断尸,此时人
的生命就像是蜉蝣一般渺小。

  屠百川挡住了雷泰的一记降魔杵之后,转身用钢叉挑起一名就近的风雷堡弟
子甩了出去。雷泰号称神手翻天不但掌上功夫出类拔萃,而且手中的这根降魔杵
也是武林一绝。

  雷泰天生神力三十六斤的降魔杵在他手轻若无物,屠百川的三股钢叉也重兵
器,两人已经厮杀了数百招可依然难分高下。

  另一边百里晨珍独斗邢飞刑云两兄弟,也处于胶着状态。邢飞号称裂天手中
的长剑每一招都毁天灭地之威,刑云是江湖上少有的刀法名家,可他们每次石破
天惊的进攻都无法撼动百里晨珍滴水不漏的防守。

  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对七星楼越来越不利,剩下了弟子也越来越少只能退守
在星汉楼的正门处。
  「百里楼主快放下武器投降!我饶你们不死…」邢飞擦拭了一下长剑上面的
血迹,看着已经被重重包围了百里晨珍他们。

  「你在做梦!七星楼只有战死的鬼没有偷生的人…」百里晨珍吐了一口血水,
刚才她挨了刑云一掌。

  回头看了看跟随自己的帮众,百里晨珍觉得有愧与他们,要不是自己轻信了
连云寨讲和的谎言,七星楼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无论是三位星君还是黑虎青狮
没有一个不挂彩的,就连玉竹琴音两位侍女也都负伤了。

  「雷堡主!看来今日只能杀尽他们了…」邢飞看了看身旁雷泰。

  「我也如此打算…」雷泰给了邢飞一个微笑。

  可雷泰心里对连云寨恨的牙根痒痒,在进攻七星楼不久雷泰便发现氤氲神君
并没有对他们下毒。在七星楼拼命的抵抗之下,风雷堡死伤惨重。这次对方七星
楼雷泰可以说是倾巢而出,所带来的两千多手下已经损失大半。

  副堡主龙魂刀费天雄刚才在黑虎青狮的合击下受了不轻的内伤,虽然还能再
战可功力大大降低了。雷泰甚至开始怀疑,邢飞压根就没有请到氤氲神君帮忙。

  看着步步紧逼的敌人,七星楼剩下的帮众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邢寨主!不到最后一刻谁死在这里还很难说…」

  这时一个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邢飞他们连忙转身看到一个身影正缓步走来。
无数的火把将这里照射的如同白昼,邢飞清楚的看到此人戴着一副银色的面具,
面具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来人虽然虽然走得不快,可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势。

  「我家主人来了…」屠百川一脸了狂喜。

  百里晨珍更是异常的激动,虽然展云没有露出本来的面目,可她听出了展云
的声音。

  原来展云在搜查氤氲神君房间的时候,还发现了几张人皮的面具。展云推断
是氤氲神君用来化妆易容的,其中这个银质的面具显得非常与众不同。展云不知
为什么就非常喜欢个面具,就在山下戴上了。

  「邢寨主!送你一个见面礼…」展云将一个圆乎乎的东西向邢飞扔了过来。

  邢飞担心是什么暗器里面躲开,东西落在地上他才看清是什么。邢飞顿时脸
色大变,原来是三寨主六合潜龙郝占奎的头颅。

  「天罡轮回斩…」

  趁邢飞他们还在愣神的机会,展云右手轮回刀左手赤炎毒剑,快如流星赶月
杀了过来。

  「你们退后星汉楼!我去接应…」百里晨珍挥起惊虹软剑,直奔离自己最近
的邢飞,黑虎青狮紧跟在百里晨珍的身后。

  顿时连云寨与风雷堡的人马乱作了一团,刀光剑芒如同爆裂的光轮肆意割裂
着周围的一切生命。在挡住了雷泰泰山压顶般的降魔杵之后,展云还是挨了费天
雄一刀。

  在三位星君的指挥下剩下的七星楼弟子退进了星汉楼,百里晨珍挑开邢飞的
长剑,左手向扑过来的敌人打出了一把金针。在这满天花雨的手法下,又有十几
名连云寨与风雷堡的人在惨叫声中倒地。

  刀影滑过了三名敌人的脖子,赤炎剑又接连在五个敌人的小腹里拔出,展云
身如幻影来到了正打算偷袭黑虎的刑云身后,长臂一下圈住了他的脖子,双脚点
地带着刑云拔地而起。

  展云与刑云的身体在空中快速的向前方旋转,当他们落到的时候已经飘进了
星汉楼。百里晨珍与黑虎青狮紧随而至,连云寨与风雷堡的人马还没有赶上,一
道巨大的铁门就关上了,将他们拦在楼外。

  展云在地上滚了几圈艰难了站了起来,刑云却躺在地上没有了动静。刚才在
空中的时候,展云就用臂弯夹断了他的脖子。

  「逸尘!你没事吧…」百里晨珍连忙扶住展云。

  「没事!只是被费天雄砍了一刀,这个龙魂刀确实有点分量…不过那个贼种
也没有占到便宜,我在他大腿上回敬了一剑…他必死无疑…」展云看了看左手的
赤炎毒剑。

  「要不是逸尘你派屠老传信…」百里晨珍咬紧了嘴角。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楼主无需多说!很快还会有一场恶战…」展云连忙阻
止住百里晨珍。

  在星汉楼外邢飞异常的焦急,刚才自己的弟弟被掳到了里面。雷泰也难以掩
饰心里的悲痛,副堡主费天雄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倒地身亡了。雷泰虽然心狠
手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费天雄毕竟是几十年生死与共的兄弟,对自己更是忠
心耿耿。

  邢飞与雷泰原本打算火烧星汉楼,可星汉楼是由巨石与三合土构建而成,根
本不怕火烧。

  这时一个无头的尸体被从楼上扔了下来,随后是一枚血淋淋的头颅,邢飞知
道那是自己的弟弟刑云。

  「快去砍一棵大树!给我撞开大门…我要把他们千刀万剐挫骨扬灰…」邢飞
将弟弟的头颅抱在了怀里。

  星汉楼里众人正在抓紧时间疗伤,那扇铁门虽然异常坚固却也挡不住敌人长
时间的冲撞。

  「这是什么声音?」展云大口吃着干粮他需要尽快的补充体能。

  「是楼上悬挂的风铃声…」玉竹轻轻清理着展云后背上的伤口。

  「起风了…」展云快步来到楼上果然风铃摇曳清风阵阵,而且这风势有越来
越强的趋势。

  「我有办法对付连云寨他们的办法了…」

  展云飞快的来到楼下,找到了从氤氲神君那里搜出的马包。展云一开始就感
到这些东西可能有用,就一直带在身上。打开马包展云感到非常庆幸,经过了这
么惨烈的搏杀这些瓶瓶罐罐都没有破损。

  展云首先捧出了那个装满瘟毒的大瓶子,随即又找到了解药。

  在经过了一番商议之后,百里晨珍与展云决定释放瘟毒去对付外边的敌人。
由于解药不多只有百十粒,百里晨珍挑选出最彪悍的手下服下解药,其余的全都
到星汉楼下面的密室躲避瘟毒。

  星汉楼外连云寨与风雷堡的人已经砍倒了一棵一抱多粗的大树,制作了一个
简易的攻城锤。连云寨的几十人正在抬着攻城锤准备撞击星汉楼的大门。展云观
察了一些风向与风势,连云寨与风雷堡的人马绝大部分都处于下风口。

  展云将粉末状的瘟毒撒了出去,这种奇毒很快显示出了效果,首先那些抬攻
城锤的人都无声的倒地身亡了。

  犹如其名瘟毒就像瘟疫一样随着风势快速的蔓延,连云寨与风雷堡的人一片
一片的倒地。这时百里晨珍率领着服用过解药的手下向猛虎一样从星汉楼里杀了
出来。

  连云寨与风雷堡的人马就像烈日下的薄冰,迅速的瓦解崩溃随即是毫无作用
的奔逃。七星楼的长刀没有砍到时,大部分人就毒发身亡了。直至黎明时分七星
楼才停下追杀的脚步,青马岭上下尸体如山。

  「逸尘!你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死人吧…我也是第一次…」百里晨珍脸上并
没有胜利者的喜悦,七星楼这次也是损失惨重。

  「人是如此的卑微!几千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烟消云散…」展云看了看自己
布满血迹的衣服,有自己的但更多的是别人的。

  「江湖就是这么残酷!只要有利益的冲突这种争斗就无法停止…」百里晨珍
凝视着新出的旭日。

  「楼主!恕我等来迟…」两名魁梧的大汉跪在了百里晨珍面前,他们是武曲
星君马千山与破军星君司空艺。

  在七星楼最危急的时候,实力最强的开阳殿与摇光殿却不在青马岭。

  「这不怪你们是我的失误!如今连云寨已经已经土崩瓦解,马千山你率领开
阳殿去捣毁他们的老巢…司空艺你率领摇光殿继续追杀雷泰。我已经飞鸽传书通
知了巨门星君戴威,他率领着天璇殿人马直奔风雷堡…你们两路合击争取一举拿
下风雷堡…」百里晨珍挥了挥手。

  两只人马向着各自的目标迅速的推进。